本站介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药学论文 >

探讨中医学对痤疮治疗的有效方法和理论依据

时间:2019-04-23
点击查看>>药学硕士论文(优选6篇)

药学硕士论文范文第六篇:探讨中医学对痤疮治疗的有效方法和理论依据

摘要

  目的:通过理论研究,结合文献探讨中医学对痤疮的认识;通过临床研宄,观察清热利湿消痤方治疗痤疮脾胃湿热证患者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主要观察指标为皮肤变化(皮损类型、皮损程度、皮损分布、总病灶数量)、中医证候积分、性激素(雎二醇(e2)、促卵泡成熟素(FSH)、促黄体生成素(LH)、睾酮(T)、孕酮(P))、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性激素结合球蛋白(SHBG)等,为中医药临床治疗本病提供理论依据和有效方法.

  方法:将临床符合痤疮的西医诊断标准、中医辨证属脾胃湿热证的60例患者,按1:1比例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每组30例.治疗组为清热利湿消痤方(茵陈、栀子、丹参、车前子、土茯苓、白花蛇舌草、薏苡仁等)水煎剂,每日1剂;对照组为蒲地蓝消炎片,口服,每日3次,每次4片.治疗后分别评价患者的皮肤变化(皮损类型、皮损程度、皮损分布、总病灶数量)、中医证候积分、性激素(雌二醇、促卵泡成熟素、促黄体生成素、睾酮、孕酮)、超氧化物歧化酶、性激素结合球蛋白等指标的变化情况,同时记录治疗期间发生的不良反应,评价临床疗效及安全性.

  结果:治疗前两组患者的年龄、病程等基线数据经统计学处理无显着性差异,两组数据具有可比性(P>0.05).研宄结果提示:①对症状体征的改善:治疗组治疗后中医证候积分明显改善,总有效率为90.00%,对照组总有效率为63.33%,治疗组对中医症状、体征改善优于对照组(P<0.05)②性激素水平:两组治疗后T水平均较治疗前下降(P<0.05),E2水平较治疗前上升(P<0.05),但组间比较,治疗组治疗后T水平较对照组明显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尸<0.05),治疗组治疗后E2A平较对照组明显升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前后FSH、LH、P均无明显变化.③SOD水平:两组治疗后SOD水平均显着升高(P<0.05),④SHBG水平:两组治疗后SHBG水平均显着升高(P<0.05),⑤安全性指标:治疗组与对照组60例患者服药后均未出现不良反应,各项检査指标也维持在正常范围内.

  结论:根据临床研究分析,清热利湿消痤方可以改善痤疮脾胃湿热证患者的临床症状及体征,不仅调整痤疮患者内分泌代谢紊乱的病理状态,且无毒副作用,疗效确切,安全有效,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关键词:痤疮;脾胃湿热证;清热利湿消痤方;中医治疗

药学

目录

  前言

  痤疮(Acne)又叫粉刺,是临床上常见的一种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多累及人体表皮毛囊及皮脂腺,常分布在面部、上胸背部等皮脂腺分泌旺盛的部位,是皮肤科及内分泌科日常门诊中的常见病.痤疮好发于青少年,临床症状常表现为面部多形性皮损,主要有粉刺、炎性丘疹、脓疱、结节、囊肿、瘢痕及色素沉着等[|].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及社会环境变化,饮食结构的改变、生活方式的多样化及复杂的社会压力,痤疮的发病率也呈上升趋势,不同程度的影响外表美观及心理情绪.现代医学研究表明,痤疮与内分泌失调[2]、微生物感染[3]、免疫反应[4]、饮食、情绪、某些化学因子及药物等有关.目前西医治疗痤疮多采用内服维A酸类药物、抗真菌药、雌激素、雄激素拮抗剂、糖皮质激素等,外用过氧苯甲酰、抗生素、维A酸类等药物,以及光疗法等物理疗法[5].痤疮的治疗疗程较长,易留瘢痕色素沉着,且西药治疗伴有一定副作用.中医学将"痤疮"称为"粉刺"、"皴"、"皴刺、"疱"、"痤"、"疵"、"肺风"、"面粉渣"、"酒铍"等[6].其病因主要为素体内热偏盛、外邪侵袭、饮食不节、情志失调等.病机多与肺、脾胃、肝等脏腑蕴热以及痰湿、血瘀、冲任失调等相关,若湿热兼夹痰瘀,则会使病程缠绵,病情加重[7].中医治疗痤疮主要采用内治、外治、内外合治来治疗,常用的治法有清热解毒、健脾化湿、疏肝理气、活血化瘀、调理冲任等.内治法分为辨证分型中药内服法、食用药膳辅助疗法;外治法分为中药熏洗疗法、中药倒模面膜法、针灸配合放血疗法、拔罐、刮痧疗法[8].中医药治疗痤疮独具特色,辨病与辨证结合,从整体出发,个体化治疗,内外合治,明显改善患者症状体征,同时还可以调节体质,具有明显的优势.导师王旭教授根据痤疮的临床特点,将本病归属于"粉刺病"范畴,认为本病多因素体内热偏盛,加之后天饮食不节、情志不畅等.饮食不节,损伤脾胃,或情志不遂,木郁土壅,脾胄气机不畅,湿浊内生或嗜食辛辣刺激导致中焦蕴热,湿热搏结上熏于面,故为痤疮.治拟清热利湿为治法,自拟清热利湿消痤方(茵陈、栀子、丹参、车前子、土茯苓、白花蛇舌草、薏苡仁等),随证加减.本课题通过观察清热利湿消痤方治疗痤疮脾胃湿热证患者的临床疗效,同时评估方药的安全性,为临床诊治痤疮提供客观有效的临床依据.

第一部分理论研究

  1中医学对痤疮的认识

  1.1古今病名考究

  痤疮,根据《说文解字?卷七?疒部》云:"痤,小肿也".故"痤"的含义为小的肿胀.《康熙字典?午集中?疒字部》中收录的《韵会》对"疮"有这样的定义:"疡也,痍也","疡"即为溃烂,"痍"即为创伤.古人对于痤疮已有较多的认识,说明它是一种很常见的病证,中国古代就有"铍"、"面疱"、"面粉渣"、"酒皴"、"肺风粉刺"、"粉刺"、"粉化疮"、"粉疵"等众多病名.《黄帝内经》首载痤疮病名为"皱"、"痤",文曰:"汗出见湿,乃生痤拥.劳汗当风,寒薄为铍,郁乃痤".《诸病源候论》云:"面疱者,谓面上有风热气生疱,头如米大,亦如谷大,白色者也"、"饮酒热未解,以冷水洗面,令人面发疮,轻者铍疱".《诸病源候论》中对于痤疮的命名有"面疱"、"酒铍"、"铍"、"铍疱"等多种称谓.唐代《千金方》《外台秘要》中有"粉滓"的记载.宋代《圣济总录》载:"论曰面者,是粉刺也.面上有如米粒,此由肤腠受于风邪,搏于津脉之气,因虚而作,亦邪入虚肌使之然也".明代除了继续引用先前的病名外,申斗垣《外科启玄》载:"妇女面生窠作痒,名曰粉花疮,乃肺受风热.或绞面感风,致生粉刺",将痤疮称为"粉花疮"、"粉刺".到了清代,《疡医大全》记载痤疮病名为"肺风粉刺"、"粉疵",《外科秘录》称"粉刺即粉疵",还载有"齄鼻疮"、"裙边疮""肺疮"等病名.故后世医家多以"粉刺"命名,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1.2病因病机探析

  1.2.1外邪侵袭

  肺居人体上部,为娇脏,易受外邪侵袭,肺主皮毛,风寒湿热之邪外客于肺,壅阻于肌肤,阳气阻遏,郁而发为痤疮.《素问》曰:"劳汗当风,寒薄为皴,郁乃痤";《外科启云》认为痤疮乃"肺气不清,受风而生".可见外邪侵袭,肺气不清,郁而化热,乃生痤疮,尤以外感风热,肺经蕴热常见.亦或久居湿地,或冒雨涉水,水湿之邪内侵,湿邪郁而化热,湿热蕴结,薰蒸肌肤,乃生痤疮.

  1.2.2饮食不节

  脾胃居中焦,胃主受纳、腐熟水谷,脾主水谷精微转运,脾主升清,胃主降浊.若饮食不节,损伤脾胃,脾虚则湿浊内生,湿浊蕴久化热,亦或偏食辛辣,中焦素有蕴热,湿热之邪熏蒸肌肤而见痤疮.且脾虚日久,痰浊内生,蕴而化热,缠绵难愈.杨国红认为,湿阻中焦,助湿化热,湿热互结,上蒸颜面而致发而为疮[9].孙妍婧等[1Q]认为,阳明经脉与面部关系尤为密切,阳明血热郁滞,或湿热蕴结阳明气分,阻遏气血,形成痤疮.

  1.2.3情志失调

  肝主疏泄,喜条达,恶抑郁,若情志失调,见肝气郁结,气郁则化火,火聚成毒,热毒炽盛,上壅于胸面肌肤,郁而不得发散,热胜肉腐则为脓[11],故见丘疹红肿热痛,《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热胜则肿".亦或情志失调,冲任失调,肝经瘀滞,郁于肌肤而发痤疮.心主神,情志失调易扰心神,心主火,易上炎,心火上炎,则热盛肉腐;心主血脉,肝气郁结,致心气不畅,血脉不通,瘀血内生,郁而化热,蕴于肌肤,则见红肿热痛、脓疱、甚者溃烂,正如《素问?至真要大论》云:"诸痛痒疮,皆属于心".

  1.2.4体质因素

  痤疮好发于青少年,由于青少年素体气血旺盛,阳气充沛,气有余便是火,火聚成毒,热毒炽盛,上壅于胸面肌肤,热胜肉腐则为脓.若先天肾虚,肾为先天之本,肾虚则五脏虚,血行无力而瘀生,瘀血内结化热,郁于肌肤为痤疮.痤疮的发生与体质有明显联系,范平等[u]结合痤疮发病的临床特点,总结出5种易发病体质,主要有湿热体质、痰湿体质阴虚体质、气郁血瘀体质、阳虚体质.痤疮的病因病机,历代的医家都持有不同的见解,痤疮发病的内因为素体阳热偏盛与外邪侵袭、饮食不节、情志失调、先天禀赋异常等密切相关,而病机与肺经蕴热、脾胃湿热、热毒蕴结、痰瘀互结等有关.

  1.3中医治疗方法

  1.3.1辨证论治

  目前临床上对于痤疮尚没有统一的辨证分型标准,但众多医家均重视从热论治.王金芳[13]将本病分为两型.?①肺经风热型,以宣肺清热为治,选方枇杷清肺饮加减;②肠胃湿热、脾失健运型,以健脾化湿、清热通腑为治,选方参苓白术散合茵陈蒿汤加减.唐汉钧[14]结合痤疮的中医病因病机及现代医学的病理变化,将痤疮分为四型:肺经风热型:治以宣肺清热,方用枇杷清肺饮加减;胃肠湿热型:治以清热利湿通腑,方用黄连解毒汤加减;肝肾阴虚、冲任失调型:治以滋养肝肾、固摄冲任,方用二至丸加减;痰瘀互结型:治以化痰祛瘀散结,用六君子汤加减.李秀红[15]则将痤疮分五型论治:肺经风热证,治宜疏风清肺,方用银翘散加味;毒热壅滞证,治宜清热解毒,凉血消肿,方用五味消毒饮加味湿热上壅证治宜清热除湿解毒,方用枇杷清肺饮加减;血瘀痰凝证、治宜消痰散结,活血化瘀,方用化瘀散结丸加减;冲任失调证,治宜疏肝理气调冲任,方用加味逍遥丸加减.呼健[16]等在临床上将痤疮分六型论治:肺经风热型,治以泻肺清热、凉血解毒,方选枇杷清肺饮加减;毒热内结型,治以清热泻火解毒,方选五味消毒饮加减;肝经郁热型,治以疏肝清热解毒,方选丹栀逍遥散加减;脾胃湿热型,治以健脾利湿清热,方选茵陈蒿汤合三黄汤加减;阴虚火旺型,治以滋阴清热解毒,方选知柏地黄丸加减;痰瘀互结型,治以健脾化痰、化瘀散结,方选二陈汤合桃红四物汤加减.

  1.3.2专方专药

  痤疮辨证为肺经风热证者,临床表现主要为:皮损处黑头或白头等粉刺居多,可伴有少量的红色丘瘆,治以清泄肺热[17]法,临床多采用枇杷清肺饮[17][1S](枇杷叶、黄连、黄柏等)加减治疗,还有医者采用五味消毒饮与枇杷清肺饮的加减方(紫花地丁6g、桑白皮15g、连翘9g以及枇杷叶12g等)治疗,临床效果显着,其中对照组予丹参酮胶囊口服,治疗组予中药煎剂口服,结果显示总有效率治疗组为86.76%,对照组为58.33%,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19].痤疮辨证为脾胃湿热证者,主要表现为:患处皮肤油腻,皮损主要表现为丘疹和脓疱,伴疼痛,多治以清泻胃肠湿热[17]法,予清胃散[17](丹皮、生地黄、黄连等)口服治疗.邱岳东[2()]等采用参苓白术散(砂仁l〇g、栀子10g、陈皮6g等),联合肿结分散片口服治疗,对照组予克拉霉素缓释片口服治疗,两组治疗后比较临床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0.0%,明显高于对照组的62.5%.张颖[21]等也从脾胃湿热的角度对痤疮进行治疗,选用茵陈蒿汤加减方(藿香、栀子、防风、茵陈等)进行临床治疗,其临床总有效率达92%,对照组予罗红霉素、维生素B6口服,结合维A酸乳膏局部涂抹患处,临床有效率为75%,两组间治疗有效率比较有差异.徐兰萍[18]等选用茵陈蒿汤加减治疗此型痤疮患者,同样取得较为满意的疗效.痤疮辨证为热毒蕴结证者,其临床表现主要为:病灶处红肿疼痛,多伴瘙痒,脓疱,甚者溃烂,波及颜面胸背.对于热毒炽盛证型[17],可采用五味消毒饮加减进行治疗.对于表闭里热证型,成肇仁[22]采用柴胡疏肝散加减进行治疗.痤疮辨证为痰瘀互结者,患处的皮损形态主要表现是结节、囊肿,病程延长后容易在原处遗留有瘢痕或痘印.此型患者多处于痤疮的中后期或者末期,病程较长,缠绵难愈,此时治疗主要从"痰"和"瘀"论治,多以活血化瘀、软坚散结[23]为治疗大法.陈晓雯[24]临床使用自拟方治疗痤疮,主要药物组成有紫花地丁、皂角刺、浙贝母等,共奏清热解毒、利湿化痰之功.郭长江[25]等采用参蒲五白消痤汤加减方(丹参24g、蒲公英18g、紫草18g等)治疗,收效良好.对于一些比较严重的重度寻常痤疮患者,崔壤仁[26]总结黄尧洲治疗重度痤疮的经验,采用加味芩部丹汤(黄芩、丹皮、鱼腥草等)来治疗.除以上三种证型外,临床上还有其他证型,如肾阴虚证[27],治以补肾通经、活血散瘀,如肾阳虚证p7],治以滋水清热、引火归元,根据具体的临床表现,加以辨证论治,可选用六味地黄丸或金匮肾气丸等方剂.对于女性迟发型痤疮,李淑彦[28]等选用滋阴疏肝汤(生地l〇g、柴胡6g、郁金10g等)进行治疗,其临床总有效率达93.3%,较其对照组口服维胺酯胶囊,临床总有效率83.3%高.

  1.3.3其他治法

  1.3.3.1面膜

  范瑛@]等以自拟中药面膜治疗痤疮后红斑及色素沉着作为治疗组,对照组使用安慰剂面膜,每日1次,连续使用28天后对红斑及色素程度进行评分.结果:①治疗痤疮后红斑及色素沉着,应以活血行气、芳香通络为主,兼以清热解毒.②自拟中药面膜治疗痤疮的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临床有效且安全性好.黄多临[3()]等267例青少年痤疮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采用中药面膜(组分:黄芩、黄连、白及、白芷、黄柏、茯苓等)治疗青春期寻常痤疮,对照组采用0.1%阿达帕林凝胶,结果显示:治疗1、2、4、6周后,治疗组总有效率分别是11.63%、40.31%、70.54%和88.37%,对照组为11.59%、27.54%、52.17%和70.29%,说明中药面膜综合疗法治疗青春期寻常痤疮疗效明显.

  刘鸿飞[3>]等采用中药面膜(主要成分:连翘、浙贝母、夏枯草、益母草、白蔹、桃仁、冬瓜子等)治疗痤疮43例,结果显示:总有效率89.4%.面膜使用前以温水洁面,然后将面膜均匀涂于面部,30分钟后用温水洗净,3天1次,10次1疗程.面膜成分随症加减:

  风热袭肺者重用连翘,加金银花;胃肠积热者,加大黄;痰热壅盛者,加僵蚕、瓜萎仁;素体虚寒者,加用当归.董玉洁,罗亮[32]用加味颠倒散面膜治疗青少年面部痤疮,治疗组临床总有效率为93.98%,高于对照组的82.72%.方中大黄、硫磺清热散瘀、杀虫止痒,蒲公英清热解毒,白芷活血排脓,茯苓化湿浊,以白养白;丹参、姜黄活血行气、通络消肿,珍珠粉美白、生肌、控油、祛痘,中药面膜外用使药物直达病所,从而在局部有解毒活血、美白退斑之功.

  1.3.3.2熏洗剂

  中药外用熏洗治疗痤疮具有药物作用集中、不易流失、直达病所、副作用小等优势.

  张亚丽等[33]用中药外熏治疗痤疮35例,将具有清热解毒、活血祛湿、软坚散结等作用的中药按要求进行煎煮,嘱患者将面部置于中药蒸气上方,毛巾微盖,1个疗程后观察患者症状及皮肤状态,结果治疗总有效率达到87.2%,临床效果满意,证实中药外熏治疗面部痤疮是一种经济、方便、有效的治疗手段.

  1.3.3.3针刺

  乔嘉斌[34]等以泻法针刺双侧太渊、曲池、合谷、三阴交等穴位,留针半小时,每曰1次,10次为1疗程,结果显示:总有效率97.5%.慈勤仁[35]等采用分型取穴,肺经风热型: 取大椎、曲池、合谷等穴位;胃肠湿热型:取曲池、合谷、足三里、内庭等穴位;肝郁气滞型:取肝俞、太冲、三阴交等穴位.同时配合点刺放血,取穴:耳背血管、热穴、面颊或者膀胱经穴、夹脊穴等,用三棱针挑破反应点放血,隔日1次,10次为1疗程.结果显示:治疗89例,总有效率95.51%.宋玉芳[36]采用针刺疗法治疗痤疮89例,用针刺刺激背俞穴(肺俞、胃俞、大肠俞)、手阳明经(曲池)、足阳明经(足三里)等穴位,每日1次,每次留针半小时,丨〇次为一疗程;同时配合血府逐瘀胶囊口服,结果显示总有效率为97.8%,表明针刺疗法治疗痤疮疗效良好.

  1.3.3.4其他疗法

  其他疗法还有外用霜剂、膏剂、擦剂、耳穴压豆、刺络放血、敷贴等疗法.田华[37]等对80例不同程度的寻常性痤疮患者给予姜黄消痤搽剂治疗,皮损消退率及治疗有效率均优于使用林可霉素维B6乳膏治疗的对照组,显示了姜黄消痤搽剂对于该病的治疗优越性.马俊飞[38]运用耳穴压豆配合三棱针点刺治疗55例痤疮患者,取肺、神门、内分泌、皮质下等穴位,以面颊为主,辨证后随证加减.结果显示:总有效率为95.36%.放射源皮肤敷贴器治疗痤疮,对常见的丘疹型痤疮、脓疱型痤疮疗效尤着,治疗有效率分别是87.23%和76.92%[39].

【由于本篇文章为硕士论文,如需全文请点击底部下载全文链接】

  2医学对舰的认识
  2.1致病因素
  2.2发病机制
  2.3西医治疗

  第二部分临床研究
  1研宄目的
  2病例选择

  2.1西医诊断标准
  2.2中医证候诊断标准
  2.3纳入标准
  2.4排除标准
  2.5脱落标准
  2.6终止试验标准

  3试验设计
  3.1病例来源及分组
  3.2治疗方法
  3.3观察指标
  3.4疗效标准
  3.5安全性评价标准

  4统计学处理
  5结果

  5.1病例入选及试验完成情况
  5.2两组基线比较
  5.3实验室指标的比较
  5.4疗效指标比较
  5.5安全性观察

  6讨论
  6.1立论依据
  6.2组方分析
  6.3临床疗效分析
  6.4机理探讨
  6.5不足与展望

第三部分结论

  本次观察研宄采用随机对照的方法,将符合痤疮脾胃湿热证的患者60例,做为试验者,以口服导师经验方为治疗组,以口服蒲地蓝消炎片为对照组.观察清热利湿法对痤疮脾胃湿热证的确切疗效,分析其机理,得出来的以下结论:研究表明,由清热利湿法所创立的清热利湿消痤方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0.00%,中医证候疗效有效率为86.67%,与对照组比较有显着性差异,治疗效果远优于蒲地蓝消炎片以清热利湿消痤方为主方,治疗痤疮(脾胃湿热证)疗效切实可靠.其症状、体征能够得到明显改善,疗效显着,且无毒副作用,可以在临床上积极推广.

  参考文献

【由于硕士论文篇幅较长,此页面不展示全文,如需全文,请点击下方下载全文链接】

点击下载全文
相关文章推荐
我要代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