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介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药学论文 >

探究环境及施药因素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生物活性的影响

时间:2019-04-15
点击查看>>药学硕士论文(优选6篇)

药学硕士论文范文第四篇:探究环境及施药因素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生物活性的影响

摘 要

  
  鉴于千金子[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对水稻的危害越来越严重,并且具有迅速蔓延的趋势,对防除效果影响最大的环境因素有温度、空气相对湿度(RH)、干旱胁迫,施药因素有雾滴大小及施液量。为了更好地利用氰氟草酯防治千金子,本文以采自浙江省稻区千金子生物型为研究对象,研究了环境及施药因素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生物活性的影响,以及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沉积的影响。旨在为更好地利用氰氟草酯防除千金子提供理论指导。研究结果如下:
  
  1、浙江省不同地区千金子对氰氟草酯的敏感性测定利用整株盆栽法测定浙江省 5 种千金子生物型,剂量为 105 g a.i./hm2 时的防效均达到90%以上。结果 5 种千金子生物型对氰氟草酯均处于敏感状态。因此本研究将采用 TZ029 作为以下试验的材料,其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2、不同因素下对氰氟草酯生物活性的影响
  
  (1)环境因素采用 ST110-01 喷头,利用整株盆栽法测定了 3 种环境因素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生物活性,结果如下所示:
  
  施药剂量为 9.94 mg a.i./hm2,温度范围在 5-35℃之间,氰氟草酯的生物活性随着温度的增加而增大,当温度(昼/夜)分别在 15/5℃、25/15℃和 35/25℃,氰氟草酯对的千金子防效分别为 43.10%、51.33%、61.80%,三者之间差异不显着施药剂量为 9.94 g a.i./hm2,空气相对湿度(RH)在 20%-95% 范围内,氰氟草酯的生物活性随着 RH 的增加而增大。RH 为 20%、45%、70%、95%时,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防效分别为 46.77%、69.57%、70.89%、77.13%.其中 45%、70%、95%间差异不显着,但均与 20%差异显着。
  
  干旱胁迫降低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生物活性。在施药量为 9.94 g a.i./hm2 和 57.53 ga.i./hm2 时,干旱胁迫的防效均明显低于常规处理,防效降低幅度在 7-10%,且差异显着。
  
  (2)施药因素施药液量为 350 L/hm2,氰氟草酯用量相同,采用五种喷头进行喷雾处理(雾滴中径 VMD在 149.5- 233.7 μm 范围内),结果表明,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防效随着 VMD 的增大,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防效逐渐降低。当施药量为 9.94 g a.i./hm2 时,VMD 为 149.5、157.3 μm 的处理与 VMD 为 233.7 μm 的处理间差异显着;当施药量提高到 57.53 g a.i./hm2 时,VMD 为 233.7μm 的处理与其它四个处理间差异显着,其它四个处理之间差异不显着。
  
  采用 ST110-01 型号喷头,施药量为 9.94 g a.i./hm2 时,施药液量在 175-700 L/hm2 范围内,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防效随着施药液量的增加而降低。施药液量为 175 L/hm2 时,防效最大为 86.61 %,约是 700 L/hm2 防效的 2 倍,两者之间差异显着。
  
  3、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的影响施药液量在 175-700 L/hm2 范围内,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沉积量随施药液量的增加而减少;当施药液量降到 87.5 L/hm2 时,沉积量为 5.07 μg a.i./hm2,显着小于 175 L/hm2时的沉积量。
  
  VMD 在 149.5-233.7 μm 范围内,沉积量随着 VMD 的增大而减少。当 VMD 为 149.5 μm时,沉积量是 VMD 为 233.7 μm 时的 2.09 倍,两者之间差异显着。
  
  VMD 为 149.5、157.3、193.2、215.4 和 233.7 μm,对应的施药液量分别为 175.00 L/hm2、309.75、405.79、514.56 和 631.73 L/hm2,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沉积量随着 VMD 和施药液量的增加而呈下降趋势。其中,VMD 149.5μm 与施药液量 175 L /hm2 组合的沉积量最大,与其它四个组合间差异显着4、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最大稳定持留量选用 ST110-01 型号喷头,用 300 mg a.i./L 的氰氟草酯药液喷雾,其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最大稳定持留量为 7.71 μg/cm2.施药液量在 150-900 L/hm2 时,沉积量随施药液量的增加而增加;当施药液量在 900-1050 L/hm2 时,沉积量不再增加。
  
  关键词:千金子;氰氟草酯;沉积;生物活性;影响因素

药学

Abstract

  
  Leptochloachinensis (L.) Nees. is increasingly harmful to rice and has a tendency to spread rapidly. The environmental factors that have the greatest impact on the control effect are temperature, air relative humidity (RH) and drought stress, the application factors include droplet size and liquid application rate. In this study, in order to effectively prevent Leptochloa chinensis(L.) Nees and provide theoretical guidance for controlling Leptochloa chinensis (L.) Nees. by cyhalofop-butyl, we studied the effects of environmental factors and application factors on the biological activity of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biotype from Zhejiang province to cyhalofop-butyl and the effect of application factors on the deposition of cyhalofop-butyl in the leaves of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are as follows:
  
  1 Sensitivity of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in Different Areas of Zhejiang Province to cyhalofop-buty.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efficacy of 5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biotypes from Zhejiang province reached more than 90% at a dose of 105 g a.i./hm2 by whole-plant assay. It indicate that the 5 biotypes were sensitive to Cyhalofop-methyl. In this study, TZ029 was used as the material for the following experiments,which is a typical and biotype in Zhejiang Province.
  
  2 Effects of different factors on biological activity of cyhalofop-butyl
  
  (1) Envirnmental factors
  
  The three environmental factors had an impact on the biological activity of cyhalofop-butyl using the whole-plant assay with the model No. ST110-01 nozzle of TZ029 biotype. The results as follows:
  
  When the dosage was 9.94 g a.i./hm2, and Leptochloa chinensis (L.) Nees. was cultivated in the temperature range of 5-35℃, the biological activity of cyhalofop-butyl was increased with the increase of temperature, but the difference was not significant. When the temperature control(day/night) at 15/5℃, 25/15℃, and 35/25℃, the fresh weight control effect of Leptochloa chinensis (L.) Nees. was 43.10%, 51.33%, and 61.80%, respectively.When the dosage was 9.94 g a.i./hm2 and the relative humidity (RH) is in the range of 20%-95%. the biological activity of cyhalofop-butyl was increased with the increase of RH. When the RH was 20%, 45%, 70%, and 95%, the control effect of cyhalofop-butyl chlorate on the Leptochloa chinensis (L.) Nees. was 46.77%, 69.57%, 70.89%, and 77.13%, respectively.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mong 45%, 70% and 95%, but they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20%.Drought Stress reduces bioactivity of cyhalofop-butyl. When the dosage was 9.94 g a.i./hm2 and 57.53g a.i./hm2, the control effct of drought stress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of conventional treatment with a decrease of 7-10%,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ignificant.
  
  When the dosage was 9.94 g a.i./hm2 and the 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as in the range of 175-700 L/hm2with the ST110-01 model nozzle, the control effect of cyhalofop-butyl to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was reduced with the increase of 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hen the 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as 175 L/hm2, the maximum control effect was 86.61%, which was about 2 times the control effect at 700 L/hm2.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3 The effect of application factors on the deposition of cyhalofop-butyl in the leaves of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hen the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as in the range of 175-700 L/hm2, the deposition of cyhalofop-butyl in the leaves of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were decreased with the increase of theliquid application rate.When theliquid application rate dropped to 87.5 L/hm2, the deposit rate was 5.07 μg a.i./hm2, which is significantly smaller than 5.94 μg a.i./hm2 at 175 L/hm2.When the VMD was in the range of 149.5-233.7 μm, the deposit rate was decreased with the increase of VMD.The deposit rate at the VMD of 149.5 μm was 2.17 times that at 233.7 μm,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ignificant.The VMDs were 149.5, 157.3, 193.2, 215.4 and 233.7 μm, corresponding to theliquid application rate of 175.00 L/hm2, 309.75, 405.79, 514.56 and 631.73 L/hm2 respectively.The deposit rate was decreased with the increase of VMD andliquid application rate.Wjen the VMD was 149.5μm and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as 175 L/hm2 ,the deposit rate was the largest, which was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the other four groups.
  
  4 Maximum stable retention of of cyhalofop-butyl in the leaves of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The maximum stable retention on the leaves of Leptochloachinensis(L.) Nees. was 7.71 μg/cm2 sprayed with 300 mg a.i./L of the cyhalofop-butyl with the ST110-01 model nozzle. When the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as in the range of 150-900 L/hm2, the deposit rate was increased with the increase of the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hen theliquid application rate was in the range of 900-1050 L/hm2, the deposit rate did not increase any more.
  
  Key words: Leptochloa chinensis (L.) Nees; Cyhalofop-butyl; Deposition; Biological activity; Influencing factors

目 录
 


  1前言
  
  1.1稻田杂草的发生、危害与治理概况

  
  自古以来我国就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一直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并且我国人口众多,所以粮食生产与粮食安全直接关系着社会乃至国家的稳定与发展[1].国家统计局统计年鉴表明,2016年我国农作物总播种面积达166650千公顷,其中稻谷作物播种面积30178千公顷,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18.1%,而浙江省农作物总播种面积为2274.4千公顷,稻谷作物播种面积818.3千公顷,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18.1%[2].目前,我国农业生产技术水平显着提高,使得农业资源的深度和广度在开发方面取得了不菲的成就。以实际面积计算,我国耕地仅占全世界的9%却供养了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3].所以我国农业发展的进一步重要战略目标是要不断加强粮食的稳产、高产,并且充分保障粮食的生产安全。
  
  农田杂草是指非栽培意向的、在农田生态系统中肆意生长的植物。农田杂草是农业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是存活能力非常强的植物,对所属区域的农业生态环境有非常强的适应性[4-5].农田杂草对农业生产构成了十分严重危害:其是病虫害传播的媒介,并且与粮食作物竞争养分,直接与间接地降低了农作物的品质和产量,而且提高了生产的成本[6].
  
  世界粮食生产相关部门经调查得出:平均每年由于农田杂草危害的原因而造成的损失是全世界农作物总产量的10%[7].
  
  1.1.1稻田杂草的发生与危害
  

  水稻是草本稻属的一种,也是稻属中作为粮食作物的最主要最悠久的一种,其原产地是中国,七千年前中国长江流域就种植水稻,并且它是重要的粮食作物,是世界超过一半人口赖以生存的主要食物来源[8-9].现在,我国水稻的种植面积已经位居世界第二。根据相关调查显示,我国水稻的播种面积高达2987.3万公顷,总产量位居世界第一,达2.04亿吨,占粮食总产量的35.8%[9-10].但是,杂草在我国稻区大量并且持久的发生,据调查结果显示:在我国,平均每年农作物遭受农田杂草危害的面积高达9000万-1亿平方公顷,其中的二分之一遭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危害,平均每年杂草危害所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900多亿元[11],水稻的品质及产量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在我国,比较常见的稻田杂草种类多达100种[12].
  
  田间常见的主要杂草有水莎草、稗草、葡茎剪股颖、雨久花、扁秆藨草、狼巴草、泽泻、稻稗、千金子、野慈姑等[13].近期,随着管理手段的不断完善、生产技术的不断提高、农具的不断创新,传统的移栽技术渐渐被轻型栽培技术所代替了。由于直播稻田的水浆管理方式、播种后封行时间长、水肥竞争作用等特点都给杂草生长提供了有利的条件。稻田杂草的竞争造成马来群岛水稻的产量下降12-30%.尤其是1980年以来,因为匮乏的劳动力资源,绝大多数的稻田改变成直播稻,目前稻田作业的主要难题就是杂草[14].水稻直播田具有很多优点,例如增加产量、降低成本、节省人力,并且直播稻在农民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15].从开始应用到五年前,我国稻田的种植面积已经达3031.18万公顷,占全国粮食种植面积总大约四分之一左右[16].
  
  直播稻田与传统移栽技术相比,前期并不覆水,导致以水控草难,致使稻田杂草的群落发生显着变化。所以杂草危害的问题日渐严重,是影响水稻产量最重要的原因,况且直播稻田杂草的发生密度相对于机插秧稻田和移栽稻田要明显严重的多[17-19].稻田杂草的治理对水稻产量的增加是尤为重要的。
  
  我国浙江省水稻田常见的杂草有34种,分属16科,以稗草、千金子、陌上菜等12种杂草为主要杂草[23].水稻田中的常见杂草类型主要分为禾本科、阔叶类和莎草科三类。阔叶类杂草主要有耳叶陌上菜、鸭舌草、鲤肠、空心莲子草、泽泻、节节菜、水苋菜、野慈菇等;莎草科杂草主要有日照飘拂草、异型莎草等;禾本科杂草主要有千金子、葡茎剪股颖、芦苇、稗草等[20-22].随着直播技术的不断完善与广泛应用,直播稻田杂草生长的频率与密度呈现显着增加的趋势,杂草类型的发生比例逐年变化,千金子在很多地区发生的规模不断扩大、发生比例不断增加,杂草的危害可使稻米的产量最多减少三分之一左右,对水稻的产量有极为严重的影响[24-26].因此对于直播水稻技术的推广,使如何科学有效地防治杂草成为一个很有难度的问题。
  
  1.1.2稻田千金子的发生与危害
  
  千金子[Leptochloachinensis(L.)Nees.]又名畔茅或绣花草,属一年生草本,禾本科,千金子是一类世界性农田的恶性杂草[27],全世界的水稻主产区都几乎遍及,分布十分广泛。随着水稻轻型栽培技术的应用与推广、化学除草剂的单一使用、大量应用、全球气候的异常以及种植方式的改变使稻田杂草群落发生了更替,对水田除草剂不敏感的一些恶性杂草种群危险性急剧增加,特别是千金子对稻田的危害越来越严重,并且具有迅速蔓延的趋势[28-29].有相关报道称,在马来西亚慕达区南部的吉打州千金子最先被发现,整个慕达区在短短五年之内被千金子大面积侵染[30-31],特别是慕达和柏斯特两个水稻产区。所以说,千金子时直播稻田侵害严重的优势杂草之一。
  
  千金子的分布十分之广,几乎遍及世界各个主要的水稻产区。据相关报道称,千金子在中国、马来西亚、朝鲜半岛、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和部分地区均分布较广[32-33].千金子在我国的分布范围也很广,主要分布于华中、华东、华南、四川、贵州、陕西、台湾等省区。
  
  成熟的千金子种子会散落在土壤里,经翻耕等农事操作就会被埋藏在土壤中,经过一代又一代地繁育,会在土壤中形成一个庞大的杂草种子库[34].千金子的单茎基部各节都可延伸扎根,分孽能力特别强,并且一般生长于棉花、豆类、低湿地块、田边及水稻等作物地内,尤其在直播稻田中千金子的危害最为严重。千金子的共生期长,植株大,与水稻争肥水能力极强。5叶期其形态与稗草很像,6叶期以后开始匍匐生长,并且茎节触地生根,分枝呈丛生状。近十几年来,由于水稻直播等轻型栽培技术的广泛应用,千金子迅速蔓延,使杂草群落的结构发生了变化。千金子已经成为一种危害严重的恶性杂草,危害程度仅次于稗草,在连续多年直播方式的稻田中草害最严重。直播稻田一般有1-2次出草高峰期,在10株/平方米的密度下便可造成水稻减产约50%[34].目前,限制水稻轻型栽培技术应用推广和阻碍水稻高效、优质生产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千金子,它也会使直播水稻的产量下降并使经济效益难以提高。
  
  近几十年来,国内外学者对千金子的生物生态学特性、防治技术及其对药剂的抗性研究较多。如Duong对千金子的生物学特性及其管理进行了研究[35];Chauhan等报道了菲律宾千金子的萌发生态学特性[36].董立尧等探讨了不同栽培方式下稻田千金子的成株与结实特性[37];吴长兴等调查了千金子在单季晚稻和连作晚稻直播田的发生规律[38],Chauhan等介绍了耕作制度和除草剂应用对旱播稻田千金子发生和生长的影响[39];Chuah等试验了植物(Chrysopogonserrulatus)粗提物和分离物对旱稻系统千金子的潜在活性[40];朱文达等分别试验了除草剂氰氟草酯和嗪草酮对直播稻田千金子的防治效果[41-42];张颂函[43]等报道了直播稻田千金子的危害损失及生态经济闭值;董立尧[44]等探讨了直播稻田千金子的生态经济阐值及其防除临界期。
  
  1.2杂草化学防除概况
  
  1.2.1除草剂应用概况

  
  农田杂草的治理手段早期是以人工除草为主,并辅以耕作、轮作等农艺栽培技术。这种传统的除草方式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并且杂草的防治远远未达到理想效果。由于农村的劳动力大规模向城市迁移,人工除草的时间长、效果不佳,为了降低草害对粮食产量的影响,人工除草将被代替,农村将采用省时、省工、省力的化学除草技术[45],随着农业生产的不断发展、耕作方式的不断创新,对除草技术的选择要求不断升高,化学除草技术省时省工,效果理想,使用简便,所以这些优点使化学除草逐渐被越来越多的农业生产者所接受并应用[7].硫酸铜是第一个被发现的具有除草活性的化合物,发现于19世纪末期。而后经过大约50年的潜心研究,在1944年,美国农业部终于揭晓了2,4-一二氯苯氧乙酸的杂草防治效果,并宣布将其投入到农田产生中去。这些发现使化学除草技术的发展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期[7,46].1970-1979年环己烯二酮类及芳氧苯氧丙酸类除草剂相继问世[7].1980-1989年,磺酰脲类除草剂被发现的第一个品种-氯磺隆(chlorsulfuron)被杜邦公司发现[7],在此之后乙酰乳酸合成酶(Acetolactatesynthase,简称ALS)成为了大家的焦点,将其当作靶标酶进行除草剂品种的合成与筛选[7,47].化学合成技术、仪器的创新发展以及化学学科的进步为化学除草技术的进步提供了价值不菲的空间、环境与条件。随后陆续有许多不同作用机理的除草剂被挖掘和利用,例如磺酰脲类、酞胺类、三氮苯类、苯氧羧酸类、硫代氨基甲酸酯类、取代脲类、芳氧苯氧羧酸类等新的除草剂品种被发现并研究[48].现在,除草剂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并且应用已十分广泛,尤其是在一些发达国家,比如美国的小麦、玉米、棉花、水稻、大豆田都应用除草剂进行杂草的治理[49].
  
  1.2.2我国水稻田除草剂的现状
  
  水稻是我国重要的粮食作物,对水稻田的防治是尤为重要的,并且它是最早使用化学技术来防除杂草的。在世界上,衡量一个国家的农药水平一般是以除草剂在农药中所占的比例来计算的。1958年,2,4-D由沈阳化工厂大量生产,这标志着我国除草剂工业的历史的开始[50],至今已经有60年的历史。水稻不仅是应用化学技术来除草的,还是我国使用除草剂种类最多的农作物,在单剂中可以使用的除草剂有嘧啶水杨酸类、杂环类、苯氧羧酸类、酞胺类、氨基甲酸酯类和磺酰脲类等除草剂,其中酞胺类和磺酰脲类除草剂使用量最大。由于复配除草在我国大面积的应用和推广,使其在国内发展迅速,我国建立了以一次性复配除草剂为基础的稻田防治化学体系,其具有良好的控制性、广谱性、安全性和低成本等特点[51].
  
  1980-1989年,我国除草剂以迅猛地速度不断发展,化学除草面积高达1300多万公顷,常见除草剂的种类有磺酰胺类和嘧啶水杨酸类、磺酰脲类(甲磺隆、绿磺隆)、咪唑啉酮类(咪唑乙烟酸)[52].1990-1999年中期,我国化学防除的面积已达4000万公顷,占播种面积的25%[52-54].
  
  从1986年到2011年,中国农田除草剂处理面积迅速增加,增长率高达将近7倍,但我国除草剂品种没有明显变化[55].
  
  化学除草以其使用方法简便,除草效果高,提高农业劳动效率,节省人力物力等优点而成为农田除草的首选方法。有效的减轻了杂草的危害,问接的抑制了病虫害的发生,为确保国家粮食生产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除草剂使用技术不当等原因,我国农田化学除草在发展道路上也产生了很多阻力,如除草剂不正确的施用方法、对农作物产生不同程度的药害、杂草群落因为除草剂的选择压力而发生的演替和对除草剂产生抗性的杂草出现等。
  
  化学除草因其除草效果好、用法简单、节省人力物力,并且还能提高农业劳动效率,所以它是农田杂草防除的首要治理方法。其能够有效地减少杂草对农田的危害,减少了病虫害的发生,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然而,如果除草剂的使用不当,在中国农田杂草的发展道路上产生了许多的阻碍,如果除草剂使用方法不正确,在不同程度的药害、不同作物、不同的杂草群落由于选择压力的出现和对除草剂有抵抗力杂草的出现,会大大降低除草剂的效率。
  
  1.2.3千金子的化学防除现状
  
  使用化学药剂除草是清除稻田杂草最有效的方法。在播种后,要进行苗前的土壤处理:
  
  选用一些土壤封闭效果好、杀草谱广的除草剂来控制第一个草高峰的出现,这一阶段选用的药剂主要有:施田补对千金子的封闭效果较好[56]、40%丙草胺十苄嘧磺隆WP50g/667m2以上即可对千金子防效达90%[57],异恶草松(Isooxadiazon)+丙草胺+苄嘧磺隆WP[58-60]和禾草丹+苄嘧磺隆WP[58]对稻田千金子均有较好地防除效果且对水稻安全,但异恶草松(Isooxadiazon)+丙草胺+苄嘧磺隆WP对千金子的控制效果优于芽前除草剂禾草丹+苄嘧磺隆WP.在千金子芽期(大约在播种后15-20d)使用5%丁草胺苄嘧磺隆颗粒剂或者30%丁草胺苄嘧磺隆粉剂、96%禾大壮均可以完全控制千金子的危害[61].然后进行苗后茎叶处理:阔叶杂草基本出齐和禾本科杂草2-3叶,在既要节约药本、提高药效的角度,也要保证对秧苗安全的前提下,防治千金子最佳时间为落谷后20-22d,即时进行茎叶处理[62].黄侠敏在早稻直播田的试验结果表明,用35%高渗苄嘧磺隆+二氯喹啉酸WP40-60g/667m2,兑水45Kg/667m2,均匀喷雾。施药期应掌握在水稻2~3叶期。千金子发生严重的田块,最好在稻苗1.5~2叶期施药为好。对千金子的防除效率可达95%以上[63].葛玉林、罗俊清、庄义庆等研究表明,使用6.9%威霸SC31.05g/hm2对8一9叶期的大龄千金子防效理想,防效可达100%、10%农美利22.5g/hm2+威霸SC10.35g/hm2对6叶期的千金子的防效也可达100%[64-66].
  
  美国陶氏公司新开发一种芳氧苯氧羧酸类除草剂-氰氟草酯(cyhalofop-butyl),其代号为XDE-537,商品名为千金(Clincher),它的化学名为:(R)-2-[4(4-氰基一2一氟苯氧基)苯氧基]一丙酸丁酯,化学结构式如下:
  
  分子式C20H20FNO4,分子量357.4,白色固体结晶,熔点50℃,蒸气压:1.2x10-3mPa(20℃),亲油亲水平衡常数KowlogP=3.31,水中溶解度为0.7ppm(pH7.0,20℃)。稳定性:pH4时稳定,pH7时缓慢分解,在pH1.2或pH9时分解迅速。
  
  这个药剂的主要作用是处理水稻田的茎叶。此药剂是一种积累于植物体的分生组织,可以由植物体的叶片和叶鞘吸收,内吸传导型、选择性、芽后除草剂;它是由韧皮部传导,可以抑制乙酰辅酶A羧化酶(ACCase),使细胞的生长分裂不能正常进行,脂肪酸停止合成,破坏膜系统等含酯结构,最后导致植物死亡的一种药剂。能够迅速有效地治理稻田中的多种禾本科杂草,特别是对稗草、千金子十分有效。氰氟草酯是一个选择性芽后除草剂,目前在我国已经获得临时登记;该药经植物叶面吸收可在植株体内传导。氰氟草酯具有较低的毒性,对人畜安全,没有致畸性,并且无论在水田还是旱田的环境下都能够迅速降解。化学性质相对具有稳定性,对人和环境都安全[67].
  
  从其应用至今,研究者们对氰氟草酯从不用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刘久波等研究了氰氟草酯对水稻直播田禾本科杂草的治理效果,研究结果表明:氰氟草酯对稻田禾本科杂草千金子和稗草等具有非常高的治理效率[68];陈永年等对氰氟草酯水稻禾本科杂草的防治机理进行了研究与探讨,研究结果表明:在施用氰氟草酯后,抑制了马唐与稻田稗草体内的ACCase酶的活性,但水稻植株体内的ACCase酶活性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可以说明氰氟草酯通过抑制杂草体内的ACCase酶活性来达到防治效果,并且对水稻没有影响[69];李海山等对氰氟草酯乳油对千金子的防除效果进行了实验研究,研究结果表明:能够有效防治稻田千金子的有效氰氟草酯乳油浓度是10%,并且对水稻没有影响[70];邢春生等对氰氟草酷与其他农药混合使用的防除效果进行测定,结果显示:混剂对与稻田杂草的防除治理效果明显高于两种单剂单独使用[71].
  
  1.2.4稻田化学防除引发的问题
  
  截至2016年,全国化学除草剂用量已达七万吨以上,极大地解决了农村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减轻了农民的劳动强度和劳动负担,解决了草荒问题,保障农作物的高产稳产,推动了农业现代化的发展。但是,与此同时,也产生了诸多问题,面临许多挑战,比如,致使杂草群落发生演替、农田杂草抗药性问题、除草剂长残留性及对作物产生药害、除草剂对环境造成污染等,这些问题日益突出,函待解决[72].
  
  1.2.4.1杂草群落发生演替
  
  化学除草剂能够有效地消除对其敏感的靶标杂草,具有高选择性,但是对除草剂不敏感的杂草就不能达到高质量的除草效果,继而这些杂草就存活了下来,变成了新的优势杂草种群,日渐向恶性杂草群落发展,就会给杂草防除带来了更高的难度。1980年起,浙江开始大面积推广磺酰脲类除草剂,使得敏感杂草如节节菜、牛毛毡等得到较好的控制,而一些不敏感的杂草如千金子、空心莲子草、稻李氏禾等得不到控制,防效甚微[73].1998年何锦豪在浙江部分地区调研时发现,当时的恶性杂草如牛毛毡、节节菜等已演替为一般性杂草,而千金子、空心莲子草、稻李氏禾等已上升为稻田重要恶性杂草[73].黑龙江省水稻田在80年代大力推广酰胺类除草剂,使得对其敏感的禾本科杂草种群数量得到了有效控制,而莎草科杂草眼子菜得不到控制而数量急剧上升,已成为稻田危害极为严重的杂草[74].
  
  1.2.4.2杂草抗药性频发
  
  由于我国水稻多采用连作的方式,使得形成独特的水田杂草种群。长期大面积、高频率地施用单一除草剂,使得抗药性杂草频发,尤其是一些单一靶标除草剂的研发、推广及应用,使得杂草产生抗性的速度越来越快,杂草抗药性问题愈加突出[75].除草剂的选择压力和靶标单一起到了诱发抗性的作用。多年连续使用某单一选择性除草剂,会使杂草种群中敏感个体被杀死,而对除草剂耐药性比较强的一些抗性个体得以保留下来,并不断产生种子,从而使种群中抗药性生物型逐渐成为主体[76].研究报道称,广东、上海、江西、黑龙江等多个地方的稗草已对丁草胺产生了抗药性[77-79].稻田最常用的磺酰脲类除草剂苄嘧磺隆和吡嘧磺隆的使用量也早已超出正常剂量,黑龙江省萤蔺、野慈姑、浙江省耳叶水觅、吉林省雨久花等都已对其产生了抗药性,甚至有些地区在使用短短3-5年后就产生了抗药性[1,80].目前,杂草抗药性问题越来越突出,已成为杂草研究领域的热点以及难点问题,备受全球专家学者以及农民朋友的关注,对我们目前以化学防除为主的杂草防除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2.4.3水稻药害问题
  
  频发随着水田除草剂用量的不断增大,水稻田药害问题频发,给农民带来不少的经济损失。除草剂对水稻产生药害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长残留除草剂会对后茬作物产生药害,此类药害多出现在前茬作物为旱地作物的地块[81].黑龙江省经常出现旱地改水田的情况,当前茬种植的作物为大豆、玉米以及小麦时,由于使用了长残留性除草剂,旱地除草剂在未完全降解的情况下就改种水稻,致使水稻经常出现药害。如前茬大豆田施用氯嘧磺隆后,会对后茬水稻产生药害,给水稻生产带来严重损失[82].黑龙江省大豆田经常使用长残留性除草剂,因此,当后茬作物种植水稻时,一定要调查清前茬施药情况[82].
  
  二是由于农户用药不当以及环境条件等的影响,造成水稻产生药害。当施用除草剂时,对除草剂的用量、施药时间以及温湿度、土壤状况等环境条件都有要求。由于多年施用同一除草剂导致除草效果不理想,农民经常随意加大除草剂的用量,导致药害加重的情况出现。
  
  如二氯喹啉酸使用过量会导致水稻出现葱管状药害[81].农民对于除草剂种类的选取不当也会造成水稻产生药害,如农民经常将移栽田除草剂用于水稻抛秧田和直播田,把直播田苗后除草剂错当芽前除草剂使用[81].此外,除草剂混配不当、保存不当等都会对水稻造成药害。如丁草胺若不小心混有甲草胺等药剂,会对水稻秧苗造成严重药害;当丁草胺贮藏时间过长时,会使乳油分层,不仅会影响除草剂的药效,严重时也会导致水稻产生药害[83].
  
  1.2.4.4环境污染问题
  
  严峻除草剂过量使用会对环境造成污染。研究表明,每年使用的除草剂中有20%-70%会长期残留在土壤中,从而会给环境造成污染[84].除草剂对环境的污染主要表现在除草剂会污染水源、除草剂污染土壤、除草剂直接或间接杀死一些动植物等,从而恶化环境[85].如莠去津残留期比较长,并且具有淋溶性,能够随着地表径流流入江河湖泊,污染地表水,同时会随雨水、灌溉水等淋溶到土壤深层,污染地下水[86].据美国环保局统计,每年美国约有200-300万人的主要饮用水源存在莠去津污染的情况[86].研究人员在灌溉支渠水中也检测出残留稻田常用除草剂二氯喹琳酸,对地表水和地下水构成潜在威胁[87].单敏研究发现,被施用高浓度丁草胺的田块的微生物的数量受到明显抑制,致使土壤中许多酶的活性如脲酶、碱性磷酸酶、蔗糖酶等也被抑制[88].
  
  1.3多种因素对除草剂施用效果及沉积的影响
  
  1.3.1影响除草剂药效的因素

  
  由于除草剂药效的有效性被多种条件所调控,因此除草剂在使用过程中会碰到许多问题,所以由此看来,除草剂的使用技术就显得尤为重要和复杂。从外界的环境因素来看,除草剂的作用效果一般与施药时的光照、水质情况(酸碱度、硬度)、土质状况(粘性土、沙质土、土壤有机质含量)、土壤墒情、土壤PH值、使用适期、空气湿度、气温、降水、杂草的抗性、人为因素、施液量、及可混性相关[89].
  
  一般来说,气温高、湿度大有利于除草剂发挥作用,因为有利于被杂草吸收,但并不是气温越高越好,气温如果过高,喷出的药液因为雾状很快就会被蒸发,特别是对一些极易挥发的除草剂,会大大降低对杂草的防治效果。Zahoor[90]等研究表明,2,4D或草甘膦在温度(昼/夜)29/17℃处理时的对豚草(Ambrosiaartemisiifolia)防效高于在温度(昼/夜)20/11℃处理时的防效,在高温与低温处理下的ED50分别为130g/hm2和437g/hm2,说明正常温度下,温度较高时草甘膦对豚草的除草效果越好。余柳青[91]等研究结果表明,温度(昼/夜)30/20℃处理了获得的千金对稗草的防除效果显着高于20/15℃和40/30℃处理。如果空气湿度太大,导致除草剂喷洒到叶子上很容易随着水珠滑落而丧失药效,同时也要避免在降雨天前不久喷药,因为药液也很容易被冲刷而丧失药效;如果空气湿度很小,雾滴状的药液极易挥发,导致气孔关闭,继而使叶片对除草剂的吸收效率大大降低,喷药后的少量露水和叶表面高湿能够明显提高除草剂的施用效果。Sharma[92]对施药时温度及空气相对湿度共同影响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草甘膦对南美山蚂蝗的防效在温度为22℃、空气相对湿度为95%时防效最高,是由于较高温度与高湿度下增强了吸收及传导。
  
  土壤因子也是影响除草剂药效的因素之一。徐小燕[93]研究了土壤环境因子对氯胺嘧草醚除草活性的影响,结果表明氯胺嘧草醚在砂土和黏土中的活性高于壤土,其除草活性随土壤有机质含量、pH值和土壤湿度的升高而升高,而温度偏高或偏低均不利于其药效发挥,在15~25℃环境条件下除草活性最佳。光照对除草剂的效果也有一定影响:光能够活化光合作用并影响细胞质的透性,继而提高叶片对除草剂的吸收效果,尤其是光合作用的抑制剂在强光下迅速输导与吸收,因此除草效果好、作用迅速。刘畅[94]等针对不同光强对阿特拉津和百草枯藻类毒性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高光强下两种除草剂对5株藻的96h-EC50值均明显低于低光强下的值,显示高光强有促进两种除草剂对藻类毒害的效应。高光强可促使阿特拉津显着提高藻细胞的丙二醛(MDA)含量,提示高光强促进阿特拉津产生更多的自由基破坏细胞膜脂杂草的抗性也对除草剂的效果有一定影响,长期使用的除草剂会使杂草产生了抗性,在已经产生抗性的杂草地区,如果按正常的用量喷洒除草剂,可能就达不到理想的防治效果[89,95].
  
  李敏[96]测定稻稗对丁草胺的抗性结果表明,庆安03和东京城镇02稻稗生物型抗性指数分别为16.78和13.27,其ED50值分别为3819.5309ga.i./hm2和3021.6911ga.i./hm2,阿城02生物型对丁草胺表现较敏感,其ED50仅为227.683ga.i./hm2,因此,杂草的抗药性严重影响除草剂的效果。
  
  农药的雾滴粒径大小、药液配制浓度对杀虫剂、杀菌剂和除剂等的药效均有显着影响[97].
  
  Douglas[98]探究了百草枯以及敌草快不同雾滴粒径对除草效果的影响,发现除草剂的雾滴粒径在250μm以上时,除草效果随着雾滴粒径的增加而增加,最佳的雾滴粒径为400-500μm,而当雾滴粒径大于1000μm时,防效则会明显降低。Knoche[99]指出在雾滴密度一定时,施药液量与防效之间的关系相关性较差,在低施药液量时(100L/hm2)喷雾效果随着喷雾量的降低而降低。然而,在高施药液量(400L/hm2)时,这个趋势恰好相反。例如对于草甘膦而言,施药液量降低防效反而会增加,而对于其他的除草剂一般为防效随施药液量降低而降低,可能是由于不同的除草剂类型(触杀性和内吸性),或者是不同的杂草靶标(单子叶和双子叶)。
  
  因此,雾滴大小及施药液量对最佳防效的影响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1.3.2影响除草剂沉积的因素
  
  因为作物叶片表面特性、气象条件、喷嘴性能等条件的不同,农药的药液喷洒出去的时候会发生雾滴蒸发、雾滴飘移、药液的滴漏、雾滴聚并、雾滴反弹破碎以及雾滴沉积等现象[100-103].施药器械的喷嘴类型、布置高度以及喷施压力等因素对雾滴分布均匀性有显着影响[104],农药雾滴在植物冠层中的沉积密度、沉积是否均匀等都与农药药效的发挥有显着的关系[105].因此为提高农药的有效利用率,必须提高雾滴在靶标上的均匀分布及沉积量。陆军研究表明,药液雾滴在靶标植株上的沉积持留和润湿行为是影响施药效果的重要因素,小于黄瓜叶片临界表面张力的药液才利于在黄瓜叶片上润湿展布和沉积持留。徐德进[106]等研究弥雾机下倾喷雾与手动喷雾器压顶喷雾两种喷雾方式对农药在水稻植株沉积的影响。结果表明,与手动喷雾器压顶喷雾相比,弥雾机下倾喷雾能显着增加农药雾滴在不同生育期水稻植株上的沉积。徐德进[107]在固定农药剂量条件下,综合分析施液量、雾滴大小、叶片倾角及助剂对农药在水稻片上沉积的影响,结果表明:施液量、雾滴大小、叶片倾角和助剂四个因素对农药的沉积都有显着影响,且影响效应叶片倾角>施液量>雾滴大小>助剂。因此雾滴大小和施液量也是影响沉积的重要因素,杨新武[108]研究了雾滴体积中径(VMD)对草甘膦药液在豚草叶片上沉积关系、雾滴大小与施药液量对草甘膦药液在豚草叶片上沉积关系。结果表明:在雾滴体积中径(VMD)为149.5μm时草甘膦药液沉积最多,达到了7.304μg/cm2,小雾滴与高浓度的处理,草甘膦的沉积量较多;施药液量超过957L/hm2时,草甘膦药液的流失明显增多。朱金文等研究了毒死蜱药液在甘蓝叶片上的沉积特性。结果表明,用直径(VMD)为157.3μm的雾滴喷雾较有利于药液在甘蓝叶片上沉积。在雾滴直径149.5μm与每667m2施药液量12.8L条件下喷雾毒死蜱的沉积量最多,是雾滴直径233.7μm与施药液量46.3L条件下喷雾的1.36倍。
  
  气象因素包含了温度、风向、相对湿度、风速等,自然风越大,雾滴极易随风速运动,飘移量增多、沉积量减少;风向变化时,农药的沉积与飘移也不定向;湿度小、气温高时,雾滴蒸发快,在未到达靶标前已挥发成气体,使得沉积量明显减少。赵辉[109]等对棉花冠层气象条件及雾滴沉积分布结果表明,温度差异显着影响雾滴沉积分布,在晴天条件下,上午冠层上部沉积缓慢降低,到下午迅速降低,傍晚沉积升高。石伶俐[110]针对三唑磷与农药助剂的混用在水稻叶片上沉积的研究,模拟降雨试验结果表明,降雨对农药沉积量影响显着,模拟降雨时的沉积量均下降到未降雨时的20%.
  
  并且,提高农药的沉积量,可提高农药的药效作用。张靖[111]研究表明,添加了不同浓度6种助剂的硝磺草酮防治禾本科稗草及阔叶杂草反枝苋的防效与沉积量成正比,沉积量大的处理组除草活性最高。石伶俐[110]针对三唑磷与农药助剂的混用在水稻叶片上沉积的研究,结果表明,添加助剂的沉积量为不添加助剂的8倍以上,田间药效试验中添加助剂比不加助剂提高药效50%.因此,改善农药施药技术及选择良好的施药环境对提高农药对靶沉积、提高农药有效利用率有显着的作用
  
  1.3.3我国施药技术现状
  
  除了喷雾助剂的未被重视和推广严重制约了我国农药利用率的提高外,农药不科学的施用技术也给现代农业的发展带来了壁垒[111].由于施药技术的落后,农药使用过程中容易产生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农药残留超标以及诱发病虫草抗药性增强等的不良后果[112].而施药技术的基础目标是为了提高农药在靶标作物上的沉积量,消除或者降低在非靶标物上的沉积,科学、合理的施药技术能够节省施药量使其最小化,同时对于施药人员的伤害与环境的危害能够降到最低。通常,“三驾马车”是人们对施药技术最重要三要素的比喻(施药器械、施药方法、农药制剂),这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1934年-1966年,发达国家就已经提出了“植保器械专业化”的口号,并且给予温室、大田、果园均配备专一的施药工具。但是我国的施药机具种类比较稀少,基本上均是背负式的手动喷雾器,较为专业化的喷药器具由于成本高、操作难,所以在国内的普及度非常低。由此可以看出,我国的施药机具远远不能满足我国农业多元化的发展需求,所以草害得不到合理地控制,使得我国农业的发展大大地受到了限制[113].
  
  1.4研究目的与意义
  
  2017年浙江省农作物总播种面积为2274.4千公顷,水稻播种面积为818.3千公顷,可见水稻的重要地位。南方稻区直播稻田的面积越来越大和具有选择性的除草剂的大量使用,使得杂草群落发生变化,千金子成为仅次于稗草的优势杂草[28-29].农田杂草直接或间接危害作物产量、质量和品质,对农业生产存在严重威胁,杂草通过与作物竞争光、水、肥及生长空间,进而影响作物的生长和光合作用[114].因此,对千金子杂草的防治在南方农业生产中至关重要。
  
  千金子[Leptochloachinensis(L.)Nees.]属于禾本科,是一类世界性农田恶性杂草。近几年,由于南方稻区直播田面积的不断扩大,而千金子大量发生于直播田,使得千金子发生危害日趋严重,且有迅速蔓延之势,对世界水稻产量构成威胁,严重影响水稻生长,且在直播稻田千金子发生危害仅次于稗草[28-29].目前,由于在直播稻田的千金子发生量十分大大、危害重、防治困难,千金子已经阻碍水稻轻型栽培技术推广并且影响水稻产量和品质,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氰氟草酯是通过抑制杂草体内的ACCase酶活性来防治稻田禾本科杂草[68],且对稗草和千金子等有很好的防治效果[69],同时对水稻安全,是稻田常用的除草剂。
  
  氰氟草酯(Cyhalofop-butyl)是美国陶氏公司最新开发的芳氧苯氧羧酸酯类除草剂,该药剂主要用于水稻田茎叶处理。该药剂为一种内吸传导型选择性芽后除草剂,由植物体的叶片和叶鞘吸收,韧皮部传导,积累于植物体的分生组织,抑制乙酰辅酶A羧化酶(ACCase),使脂肪酸合成停止,细胞的生长分裂不能正常进行,膜系统等含酯结构破坏,最后导致植物死亡。可有效地防除稻田的多种禾本科杂草,尤其对千金子、稗草有特效[67].
  
  但近十几年来,由于水稻直播等轻型栽培技术的广泛应用,千金子迅速蔓延,使杂草群落的结构发生了变化。千金子已经成为一种危害严重的恶性杂草,危害程度仅次于稗草,在连续多年直播方式的稻田中草害最严重[34].且已有抗药性出现,2002年,就在泰国发现了千金子已经对ACCase抑制剂产生抗性。到目前为止,已有学者对千金子的抗性进行了研究。
  
  Ismail[30]等研究了稻田千金子对敌稗的抗性机制,结果表明千金子对敌稗产生抗性的原因是通过加强体内芳基酰胺酶活性的活性来降解进入体内的敌稗。抗性的出现,表明千金子的危害越来越严重,并且由于我国的施药技术较落后且影响除草剂活性的因素较多,如李香菊[115]
  
  等对干旱胁迫下快灭灵对播娘蒿的防效的影响,结果表明,用药后30d,快灭灵60g/hm2对播娘篙的株数总防效为98.9%,而干旱胁迫的处理,用药后30d对播娘篙的株数总防效仅为25.5%,干早胁迫对麦喜的杀草速度也有较大的影响。朱金文[116]等针对雾滴大小与施药液量对草甘膦在空心莲子草叶片沉积进行了研究,雾滴VMD对沉积的影响较大,随着VMD增大,沉积量减少,VMD为157.3μm时的沉积量是233.7μm时沉积量的1.35倍,达到显着差异。因此,本试验选择了5种因素环境及施药因素进行了试验。
  
  本试验测定了浙江省地区的5种千金子生物型对氰氟草酯的敏感性,明确了该5种生物型千金子对氰氟草酯均敏感,无抗药性产生;明确了5种环境及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生物活性的影响;并且明确了2种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的影响,从而为高效合理的使用氰氟草酯防治千金子提供理论依据。其意义明确了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的沉积及影响因子,更好地合理使用氰氟草酯,避免药剂浪费及保护环境。并且符合国家“双减”政策。对目前稻田防治十分困难的千金子的治理以及氰氟草酯科学合理的使用,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截至2016年,全国化学除草剂用量已达七万吨以上,极大地解决了农村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减轻了农民的劳动强度和劳动负担,解决了草荒问题,保障农作物的高产稳产,推动了农业现代化的发展[68].但是,与此同时,也产生了诸多问题,面临许多挑战,比如,致使杂草群落发生演替、农田杂草抗药性问题、除草剂长残留性及对作物产生药害、除草剂对环境造成污染等,这些问题日益突出,亟待解决。因此,此试验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

【由于本篇文章为硕士论文,如需全文请点击底部下载全文链接】

  2 材料与方法
  2.1 试验材料
  2.1.1 供试种子
  2.1.2 供试药剂
  2.1.3 主要仪器设备

  2.2 浙江省不同地区千金子对氰氟草酯的敏感性
  2.3 不同因素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生物活性影响
  2.3.1 环境因素
  2.3.2 施药因素

  2.4 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影响
  2.4.1 施液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影响
  2.4.2 雾滴大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影响
  2.4.3 雾滴大小与施液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影响
  2.5 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最大稳定持留量

  3 结果与分析
  3.1 浙江省不同地区千金子对氰氟草酯的敏感性
  3.2 不同因素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生物活性的影响
  3.2.1 环境因素
  3.2.2 施药因素

  3.3 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的影响
  3.3.1 施药液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的影响
  3.3.2 雾滴大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的影响
  3.3.3 雾滴大小与施液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的影响
  3.4 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最大稳定持留量

  4 讨论
  4.1 浙江省不同地区千金子对氰氟草酯的敏感性
  4.2 不同因素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生物活性的影响
  4.3 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沉积的影响

5结论

  
  本论文以稻田千金子为研究对象,采用整株盆栽法测定了不同环境及施药因素下,氰氟草酯对浙江省台州市生物型为TZ029的千金子的生物活性影响,以及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沉积的影响。为了更好地利用氰氟草酯防治千金子,在国家“双减”政策下,科学合理使用氰氟草酯,避免药剂浪费及保护环境极为重要,旨在为更好地利用氰氟草酯防除千金子提供理论指导。获得的主要结论如下:
  
  1、利用整株盆栽法测定浙江省5种千金子生物型,氰氟草酯的用量为105ga.i./hm2时,防效均达到90%以上,结果表明5种千金子生物型对氰氟草酯均敏感。因此选择其中的TZ029生物型作为本研究的试验材料,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2、3种环境因素对氰氟草酯的生物活性有影响。
  
  施药剂量在9.94ga.i./hm2时,温度在5-35℃范围内,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生物活性随着温度的增加而增大,但差异不显着。温度(昼/夜)在15/5℃、25/15℃和35/25℃处理的千金子防效分别为43.10%、51.33%、61.80%.
  
  施药剂量在9.94ga.i./hm2时,空气相对湿度(RH)在20%-95%范围内,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生物活性随着空气相对湿度(RH)的增加而增大。在空气相对湿度(RH)分别为20%、45%、70%、95%的条件下,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防效分别为46.77%、69.57%、70.89%、77.13%.
  
  其中,45%、70%、95%处理间差异不显着,但均与20%差异显着。
  
  干旱胁迫降低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生物活性。在施药量为9.94ga.i./hm2和57.53ga.i./hm2时,干旱胁迫处理的防效均显着低于常规处理,降低幅度在7-10%.
  
  3、2种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的生物活性有明显影响。
  
  施药液量为350L/hm2,氰氟草酯用量相同,采用五种喷头进行喷雾处理(雾滴中径VMD在149.5-233.7μm范围内),结果表明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防效随着VMD的增大而逐渐降低。当施药量为9.94ga.i./hm2时,VMD为149.5、157.3μm的处理与VMD为233.7μm的处理间差异显着;当施药量提高到57.53ga.i./hm2时,体积中径为233.7μm的处理与其它四个处理间差异显着,其它四个处理之间差异不显着。
  
  施药液量为9.94ga.i./hm2时,采用ST110-01型号喷头,施药液量在175-700L/hm2范围内,氰氟草酯对千金子的防效随着施药液量的增加而减小。施药液量为175L/hm2的防效最大,约于700L/hm2时防效的2倍,二者之间的差异显着。
  
  4、2种施药因素对氰氟草酯的沉积有显着影响。
  
  施药液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沉积有显着的影响。当雾滴体积中径(VMD)为149.5μm时,氰氟草酯的用量为105ga.i./hm2,施药液量在175-700L/hm2范围内,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沉积量随施药液量的增加而减少;当施药液量降到87.5L/hm2时,沉积量为5.07μga.i./hm2,显着小于175L/hm2时的沉积量。
  
  药液雾滴大小对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沉积有显着的影响。施液量位350L/hm2,氰氟草酯用量为105ga.i./hm2,VMD在149.5-233.7μm范围内,沉积量随着VMD增大,而减少。VMD为149.5μm的沉积量是233.7μm的2.09倍,两者间差异显着。
  
  VMD为149.5、157.3、193.2、215.4和233.7μm,对应的施液量分别为175.00L/hm2、309.75、405.79、514.56和631.73L/hm2,随着VMD和施药液量的增加,氰氟草酯在千金子叶片沉积量呈下降趋势。其中,VMD149.5μm与施药液量175L/hm2的组合沉积量最大,与其它四个组合间差异显着。
  
  5、选用ST110-01型号喷头,用300mga.i./L的氰氟草酯药液喷雾,其在千金子叶片上的最大稳定持留量为7.71μg/cm2.施药液量在150-900L/hm2时,氰氟草酯沉积量随施药液量的增加而增加;当施药液量达到900-1050L/hm2时,沉积量不再增加。

  致谢
  参考文献

【由于硕士论文篇幅较长,此页面不展示全文,如需全文,请点击下方下载全文链接】

点击下载全文
相关文章推荐
我要代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