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介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态农业论文 >

近代沈云沛发展生态农业的救国思想

时间:2019-11-20

  摘    要: 沈云沛是中国近代实业家、教育家,他坚持“实业救国”,历经40年艰苦创业,兴办各类实业36个,是我国苏北沿海滩涂开发的“拓荒者”。他创办种植试验场、树艺公司,建立海赣垦牧公司,都是在科学实验的基础上,遵循自然规律,注意生态保护,循序渐进地实施。其所倡导的“物尽其用”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理念,始终贯穿“实业救国”,由此产生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不可估量,对当今面临的生态危机有借鉴作用。

  关键词: 沈云沛; 实业救国; 生态农业观;

  Abstract: Shen Yunpei is a modern industrialist and educator in China. He adheres to the principle of “saving the country by industry”. After 40 years of hard work and pioneering work, he has set up 36 industries of all kinds. He is a “pioneer” in the development of coastal beaches in northern Jiangsu province. He set up planting test ground, tree art company and Haigan Reclamation and Animal Husbandry Company. All of them follow the natural law, pay attention to ecological protection and implement it step by step on the basis of scientific experiments. The ecological concepts of “making the best use of everything” and “harmonious coexistence between man and nature” advocated by him run through the whole process of “saving the country by industry”. The resulting ecological and social benefits are immeasurable and can be used for reference in the current ecological crisis.

  Keyword: Shen Yunpei; saving the country by industry; ecological agriculture view;

  清末民初,外强入侵,朝政腐败,民国肇基,政局动荡,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实为“三千年来未有之大变局时期”[1]1。自1894 年甲午战争与《马关条约》签订以后,民族危机日益加深,国人进一步觉醒,挽救中华民族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许多士绅开始“实业救国、设厂自救”。江苏海州乡贤沈云沛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力主“谋实业以培天下之元气”,并身体力行,充分利用当地自然资源,整合社会资源开展种植、纺织等实业,创办海赣垦牧公司,改造荒滩发展农业,是我国苏北沿海滩涂开发的“拓荒者”。

  沈云沛(1854—1918),字雨辰,号雨人,海州直隶州(今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人,进士及第,翰林编修,精通兵法,武艺超群,是中国近代实业家、教育家,陇海铁路的奠基人。沈云沛曾任清朝邮传部署理尚书,被清廷朝野称为“端庄才萃”“人曰无双”的“翘楚”,“筚路蓝缕,开启山林”的“商界嚆矢”。民国政府授予他最高勋章,大绶一等嘉禾章,全国排名第二的实业巨子。沈云沛对海州地区乃至苏北近代工商业的发展,起着重大的推动作用,他是连云港市中心城区新浦的创建者,与南通张謇、赣榆许鼎霖,并称“江北三大名流”[1]485。

  沈氏家族在海州地区声名显赫,多有造福桑梓之举。海州在自然地理上位于鲁中南丘陵与淮北平原的结合部,自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黄河夺淮南下入海,至咸丰五年(1855年)由山东利津入渤海,这700多年中,黄河给下游带来数百亿吨泥沙,致使江苏东部海岸迅速淤积,以每十年一公里的速度向东延伸了50~70 公里,形成了辽阔的滨海平原[2]1。黄河夺淮入海,严重破坏了海州原有的沂沭水系,使海州“上承东省来源,下游逼临海浦。每春夏之交,载植甫毕,横流随至,渺弥一片,不见阡陌”[3]。也正因为黄河夺淮使得海中岛屿云台山与大陆相连,其中黑风口海峡沙淤成陆,南云台山与锦屏山相连;五羊湖海峡消失,中云台山、后云台山与陆地相连[4]。海岸的东移和云台山的成陆将原本有出海之利的海州城变成了内陆,“昔时海州城三面环海,三十年来,潮徙而东,滩田广布,尚未可耕”[3]。因受海潮侵袭,海州的大片土地盐碱化,土地荒芜无人耕种,沈云沛祖父沈绶恩得到当地政府允诺,低价获得5万亩盐碱地的垦荒权,开垦范围覆盖灌云、沭阳、东海、新沂等大部分地区。由于旱涝频发,开垦的盐碱地产量极低,小麦单产40~50斤/亩,灾年绝收,佃户抛荒时有发生。沈云沛经过深入调查,率先改革经营方式,首创“犁户制”,建立堆房,主佃分配按5∶5分成,并采取“以工代赈”方式开渠“斥卤”,改良土壤,几年后劣地变良田,收成提高三成,犁户们生活有所改善,出现了“农歌于畔、民舞于衢,乐有丰享……”的盛世景象,沈氏家族也积累了巨额财富,为其创办实业打下基础[1]81。沈云沛侧重农业的“实业救国”实践,能够合理利用和保护自然资源,并在生产方式上因势利导,兼顾各阶层利益的种种努力,显示出一种超越时代局限的农业生态观。经由史料搜集和实地考察,大致可以厘清沈云沛“实业救国”的诸多举措和核心理念,以及给海州地区农业发展带来的观念启蒙。
 

近代沈云沛发展生态农业的救国思想
 

  一、兴办试验场科学引种实验

  自 1890年始,沈云沛先后投资49万大洋在海州鸿门地区,利用荒滩乱岗,创办占地1 600余亩的海州种植试验场和鸿门果木试验场(鸿门果园)。他选派技术人员到浙江、福建、湖南、江西、云南、山东、河北、河南等地考察,学习果树、经济作物栽培技术,并引进国内外优质苗木栽种,进行科学种植试验:试种10万株美国葡萄、苹果、桃、梨等国外优质种苗;栽种10万株梨、杏、枣、栗、水蜜桃、山楂等国内优质果苗;间种250万株湖桑、苎麻、蓝靛、烟草、花生、美国棉花等经济作物;还特设玫瑰园,引进数十种玫瑰,以及牡丹、芍药、桂花、腊梅、海棠、月季、凌霄等花卉(时称“沈家花园”),一方面供游人参观,另一方面用作酿酒原料。采取一系列先进管理技术统筹规划、合理布局;不断培育新品种充实果园;科学进行果树间作物种植;实施病虫害防治技术;科学排灌合理施肥等,几年试验“小试其端”,收获颇丰。引用《农学报》及商部刊文:(1) 引种果树成功:“中外果树各计十万株,杂种各果,已见利益。酿成各品果酒,外洋亦间有购买”;(2) 引种花生成功:“海属旧无种者,榨油所需小种,取资邻县,其大中食品者,则自外洋灌入。乙未(1895)岁,由本场购置高沙田数千亩试种,值岁旱,产甚丰,随增至3万余亩……邻田争效之,产遂日旺”[1]96;(3) 引种棉花成功:“海属旧无种者,土人咸谓土质不宜。戊戌岁杂考中外棉43种,遍试之,其蒿本名碱水棉,宜卤质地;其大白毯,宜黑坟土”;(4) 引种蓝靛成功:“海属旧产大叶蓝,色淡薄,又性畏水,故不多产。戊戌后,由本场购东洋小叶蓝种,息颇丰而工费亦重,近年来除本地销售外,间有出口……”;(5) 引种烟叶成功:“海属旧产土叶,不堪外销。嗣由本场购置福建、江西玉版、猴头各种,产质甚良……”;(6) 种桑养蚕基本成功:“海属旧产鲁桑,无蚕者。乙未(1895)春,购栽湖桑250万株,存活过半,嗣以接法推广,岁增数十万株。海、沭之交,土坟衍,产较良……已初见成效,收入近满万金”[5];(7) 引种苎麻失败:“海属旧无种者,戊戌岁购置浏阳、庐陵种,即用该处工人试种,黑坟土亩收四十斤;黄土强半蛀根,其宜否尚无把握……”;(8) 引种甘蔗失败:“海属旧无种者。戊戌岁取江西种试种,历数年,产皆不旺”[1]98。与此同时,对当地生产的大豆进行深加工:“海州产豆,尚无榨油工作,其油、饼率自山东来。然土法未良,多夹泥泽,故只销内地,而他国无过问者。乙未(1895)岁,云霈就本地合资二十万两,开办临洪油饼场,参用石碾、引重各压法,出饼如镜面,逐渐销售洋庄”[5]。大清商部对沈云沛创办海州种植试验场和鸿门果园的评价是:“其法错中西而运以已意,务使水土之性质,与所树之谷木之性质相吻合,故腴瘠之下无弃地”[5]。所有这些无不体现沈云沛因地制宜、物尽其用、注重水土保持的生态意识和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

  海州种植试验场引种国内外果树、经济作物获得成功的同时,鸿门果园也推出了自己的创新产品。

  (一) 培育新种古安梨

  海州地区特有品种古安梨,外表金黄,葫芦状,个大皮薄,肉白多汁、核小滓少,味美甘甜,芳香独特,深受海州地区人们喜爱。据《太平寰宇记》载:“梨有青梨、雪梨、黄香梨,以云台山下所产最佳。”古安梨源于鸭梨,是当年沈云沛从河北引进鸭梨与当地黄香梨嫁接培育而成的新品种。古安梨丰产,无隔年结果现象,挂果可达千斤,被誉为“千斤黄梨树”。古安梨培育成功后,作为光绪皇帝身边“前席无俦”的高参,身兼农工商部侍郎的沈云沛利用职务之便进贡古安梨给光绪和慈禧品尝并获得赞赏,古安梨从此成为贡品。古安梨的盛产与味美得益于鸿门独特的土壤环境,它地处海州西北的蔷薇河畔,南有高桥河,北有马河,西至张道口七里桥,东面靠近大海,海涨沙淤以及锦屏山麓长期的洪淤,形成一条数十公里的沙岭地带,经过沈云沛的挖河斥卤,土壤逐渐肥沃,沙质土壤特别适合果树生长,这也是沈云沛选择鸿门作为果园和种植试验场的目的。解放后洪门果园归国家所有,1953年果树面积484.4亩,产量33 257公斤,主产梨,占果树面积86.4%,另外还有桃、山楂、葡萄等[6]87。1953年10月,鸿门果园全体员工精选两箱古安梨(80斤/箱)寄给北京的毛泽东主席品尝,中央办公厅收到后,按毛主席批示进行回复:梨收到,今后不必再寄了。1954年洪门果园员工利用等外品梨熬制梨膏,11斤梨可制1斤梨膏,每斤梨膏售价新人民币1.2元,至1982年停产;1965年果树面积636亩,产量285吨;1975年果树面积达到970亩,产量702.5吨,主栽树种梨、苹果、桃[6]87。1963年、1967年、1981年江苏省农科院举办三届优良品种评优会,鸿门果园生产的古安梨从170多个品种中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1989年9月份参加了在扬州举行的省优质水果评比,古安梨获“省优”产品称号;1992年、1995年参加省农林厅举办的中晚熟水果评比,古安梨均获省优质水果称号。从此鸿门果园成为江苏重要的梨产品出口基地和江苏省果木实验基地,2010年古安梨成功入选第二批连云港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沈云沛的远见卓识和创造发明,泽被后世,造福海州。

  (二) 酿制海州玫瑰露

  海州玫瑰露是海州洪门沈云沛家族的甡泉槽坊专利产品,清末民初时期,海属地区最时兴的美酒。沈家“玫瑰露”的醇香令人难忘,成为筵席上的佳酿,享誉江苏。其时沈家花园盛产玫瑰花,沈云沛匠心独具,精选玫瑰园的红玫瑰,用沈家槽坊祖传制酒工艺酿制玫瑰露,成为海州鸿门果园的一大创新。其做法:以高粱为主料酿出白酒,再加入发酵的玫瑰花瓣二次酿制,制成的中低度酒,入口香醇,色泽艳丽呈玫瑰色,曰:“玫瑰露”。当地槽坊纷纷仿制,但“玫瑰露”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1915年,经过层层筛选的海州玫瑰露随数万件中国展品漂洋过海,参加在旧金山举办的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一举夺得金奖,正如太史公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1938年日军轰炸海州,甡泉槽坊厄运难逃,海州玫瑰露秘方从此失传,如今玫瑰露的醇香只能留在海州老人们的记忆里,令人扼腕叹息!

  二、开发荒山发展林业

  1897年7月,经江苏省总督魏光涛片奏获准,沈云沛谋划多年的海州溥利树艺公司挂牌成立,他“开启山林”序幕就此拉开。沈云沛筹措白银10万两开发锦屏山,置办朐山山场,购买千万株松树、橡树、板栗树苗种植在长26里、宽15里的锦屏山麓;海州种植试验场提供大量的优质果树苗、经济作物也间或栽种其中,大大降低山林开发成本。沈云沛在改造荒山时因势利导,循序渐进,精心保护桃花涧等古迹的原始风貌,有效改善锦屏山的生态环境,体现其超前的生态观。沈云沛在风景秀丽的锦屏山南坡桃花涧源头处建立沈家祠堂和书院,供家族祭拜和沈氏子弟及近邻子弟免费入学,故海州古城流行一句谚语“杨家花园谢家楼,沈老二(沈云沛)独占南山头”,真实地反映了海州地区“沈杨葛谢”四大家族的富足与奢华。大清商部颁文盛赞沈云沛:“治农海上,海滨斥卤,又治朐麓,鸿门诸村坳为果木试验场,亘二十里,弥望蔚然”[5]。光绪十六年(1890年),锦屏山南麓发现锰铁矿,终因含量低无法开采,碰巧有矿工烤火取暖时意外发现矿石发荧光,沈云沛的六子沈蕃取样到北京,化验为含磷很高的矿石,于是改采磷矿石,1920年成立“锦屏矿物有限公司”,成为近代中国第一家开采磷矿石的公司。

  1939年3月,日军占领海州,开始疯狂掠夺磷矿石,据不完全统计:从1940年到1945年的6年间,日本侵略者在锦屏磷矿掠夺磷灰石约30万吨[7]4。新中国成立后,海州锦屏磷矿被列为“一五”计划建设工程,是国家重点建设的第一个大型国有磷矿。几十年来锦屏磷矿为全国其他磷矿培养了大批科技人才,被称为“中国化学矿山的摇篮”[7]4。沈云沛父子可谓是锦屏磷矿的开拓者和锦屏山的守护者,其开发荒山、绿化荒山“物尽其用”的生态理念值得研究,试想若无当年“又治朐麓”的“独占”,又何得今日树木葱茏的“南大山”?

  三、垦荒云台山振兴云雾茶

  从1711年(康熙五十年)黑风口海峡沙淤成陆,到1855年(咸丰五年)烟波浩淼的五羊湖消失,云台山成陆时间不过百余年。云台山成陆前面积约169平方公里,成陆后面积扩大到673平方公里,云台山成陆面积扩大了4倍[8],形成诸如南云台、中云台、后云台、五羊湖、宿城、花果山等多处荒山坡地。云台山呈北陡南缓山势,南、中、后云台山逶迤相接,呈台阶状,大小山头157座,平均海拔500米,山峰陡峭,怪石嶙峋,幽深秀特,常冠云气,这样的地理地貌形成了云台山光照充足、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壤肥沃、昼夜温差大的气候环境,非常适合茶树生长和人工种植[4]。云台山自古就是产茶圣地,历史悠久,始于唐代,海州人就有“种茶之习”和“嗜茶之好”。在宋代,海州是着名产茶区和茶叶集散地,“天下之茶分六榷,而海州独居其首”、“海州产茶之山以云台为最”。在明代,据《云台新志》记载:“宿城山曰:茶山。东起陶庵风门口,西至西山,数十里山场遍生茶树。所产之茶,风味不减武夷,曰:云雾茶”[4]。明末清初的一场特殊寒流致使宿城山茶树冻死无数,仅剩悟正庵旁二十八株茶树,在寺庙僧侣的呵护下,每年只采制二、三斤精茶,“秘不示人”,云雾茶的生产走入低谷。

  1898年2月沈云需、宋治基等考察云台山,按照《种茶法》选择适宜种茶之地,“山中带坡南向者为佳”,“凡分岭不甚高之地,其土成斜坡,低处又为多水之者最合种茶”,“故多雾雨,茶得其美,不需肥料,岁才七次,由雨量多也”[9]。“云台山盘回迂曲,斜坡平地,面面向阳,土性膏腴,星分奎娄,气蒸云雾”[1]108。于是决定发展云雾茶,兼顾经济林,走综合开发之路。继而宋治基、沈云沛等呈请朝廷批准开发云台山,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奏准成立“云台树艺公司”。 树艺公司拟集资30万元用于“购买机器,精制茶叶,以利外国销市。照锡兰用机器烘制,不惜工本,精益求精,务使茶叶尖嫩、色浓味厚,风行海外,挽回利权”[10]。沈云沛先期投资10万元用于“开山凿岭,平治道涂,筑室成村”等基本设施,修葺花果山金牛顶的海曙楼为公司总部,共分八个管理处。作为大股东的徐绍垣、沈云沛后期注入资金12万元,采取“以工代赈”形式实施大规模开山垦荒,栽种苗木,开发范围南云台山:南面从围屏山到牯牛蛋,北面从十八盘到青峰顶,共68处3万亩,由设在凤凰岗、凤凰坡、望海楼和唐王洞四个管理处统管;后云台山:西到悟正庵北至大桅尖,南到留云岭共20处2万亩,由设在悟正庵、老君堂、苏文顶、陶公庵四个管理处统管[1]109。在这88处5万亩的荒山坡地间,种植茶树800万丛,栽种油桐、油茶、松、柏、杉、樟、橡等经济林木1 400万株,一时间出现万亩茶园、亿亩生态林的壮观景象。但云台树艺公司的发展一波三折:筹措资金不到位,公司管理混乱,聘请技术人员困难,引进的1 400万株苗木种植不得其法,成活仅有600万株,加之“以工代赈”不力,资金出现亏空,南、中、后云台山联体开发停滞,云台树艺公司进退维谷。董事会讨论撤换了总经理宋治基由沈云沛担任,更名“云台树艺公司”为“云台茶叶树艺公司”。沈云沛及时向大清商部汇报云台树艺公司发展概况、取得成绩及存在问题,商部刊文:“云台茶叶树艺公司,前由省绅宋治基倡议,集资三十万元,经前江督刘坤一奏请试办。嗣以种植未能合法,而股份亦未收齐,于今年(光绪丙午1906)春会商原旧股东,同意折让并归云沛,续招新股,足成三十万,改良接办”[1]113。借鉴海州溥利树艺公司的成功经验,接管后的云台茶叶树艺公司开发云台山驾轻就熟。数年后,茶叶生产初具规模,精制的云雾茶,很快畅销国内市场,并以质优价廉打入国际市场,曾在“南洋劝业会”上获得金奖;经济林木业已成林,并结籽产油,沈云沛又集资8万元扩建临洪油饼厂,生产茶油、桐油、柏油等,装篓入船,由临洪口入海,远销北上广。农林开发获得了丰厚利润,将“当年净得余利按拾陆成匀分”,“入股诸公净得利拾成”[10]。自青年始,沈云沛就养成爱喝云雾茶的习惯,官宦京师,家人时常捎带云雾茶,亦或赠送同僚分享,海州云雾茶的美名在京渐次传开。宣统元年(1908)7月,山东潍坊县长赵德涵申请修筑福潍铁路,两次派员携明前云雾茶和金华火腿拜访时任邮传部署理尚书的沈云沛。身居要职在京为官20年的沈云沛一生秉持“唯以清白为始,除奉给之外,不收受任何非分钱财”的作风,这次破例收下云雾茶,可见沈云沛对海州云雾茶的偏爱。但经核实,修筑铁路条件不具备,拒批赵德涵《禀筑福潍铁路》申请,沈云沛公私分明,却私情而持公义的性格一目了然。

  云台茶叶树艺公司从光绪二十四年(1898)开始筹办到民国1929年宣告破产,历经30年。期间开垦荒山5万余亩,植树造林数万亩,使荒芜千年的云台山树木葱茏,绿意盎然,特别使“仅存二十八株”云雾茶树得以扩繁,沈云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理念得以贯彻,百年来海州民众受益良多。不幸的是1929年初夏,云台山大村“扁担会”的农民运动,砍伐焚烧茶树、林木;1938年5月,日本轰炸云台山三元宫,大片茶园毁于战火;民国时期军阀混战,盗匪猖獗,茶农纷纷逃离家园,茶园随之荒芜。新中国成立后,成立国营云台农场,建立大固、大村、宿城茶厂等一批茶企业,云雾茶生产又恢复往日辉煌。1980年,云雾茶以“条索紧圆、形状似眉、锋苗挺秀、绿润显毫、汤色清明、香高持久、滋味鲜浓、耐泡多汁、叶底匀整”等优点在江苏省品茶会上与南京雨花茶、苏州碧螺春并列为江苏省三大名茶[11]。2010年“连云港云雾茶”成为国家地理标志商标。2012年6月,江苏省第十五届“陆羽杯”名特茶评比,南云台林场“清妙”牌云雾茶获特等奖;2012年美国世界茶博会名茶评优中连云港“花果红”荣获金奖;“猴乡红”红茶在中国(上海)国际茶业博览会上荣获金奖[12]5。2013年3月连云港云雾茶成功入选第四批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底,全市茶叶基地面积发展到3.43万多亩,年茶叶产量提高到550多吨,其中云雾茶425吨,红茶15吨;茶叶年产值约2.5亿元。通过无公害、有机茶园认证面积达到2.51万亩,占茶园总面积的73%,生产、流通茶叶企业100多家[12]5。

  四、结语

  沈云沛皓首穷经,殚精竭虑,历经40年艰苦创业,从改革海州农业入手,兴办各类实业36个,成效卓着。经他创办的海赣垦牧公司,围田垦荒,开发滩涂,耕种养殖收获巨大,治理出9万多亩可耕用地,百年来仍然造福乡梓,如今东海、灌云、海州、云台等地去盐碱化形成的万顷良田,均出自沈云沛治理之下,可以说他是连云港的拓荒者,同时也体现了他对“实业救国”信念的执着追求。尤其值得强调的是,无论是创办种植试验场、进行果树农作物种植试验,还是创办树艺公司开发荒山振新云雾茶,抑或建立海赣垦牧公司“治农海上”,以及建立大清农事试验场等举措,都建立在科学实验的基础上,严格遵循自然规律,注意生态保护,循序渐进地展开,充分体现了他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和超前的生态意识。他的生态观随着“实业救国”的实施贯穿始终,由此产生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不可估量,特别是他所倡导“物尽其用”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理念,正是今天面临的生态危机所要弘扬和反思的。

  参考文献

  [1] 刘风光.沈云沛传记[M].北京:中国文化出版社,2013.
  [2] 孟尔君.历史时期黄河泛淮对江苏海岸线变迁的影响[J].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0(4):148-160.
  [3] 张雷,沙薇.一城两市:近代海州城市格局变迁研究(1855—1938)[J].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8,23(4):33-44.
  [4] 闫茂华.云台山云雾茶与海州地区茶文化[J].农业考古,2016(5):37-41.
  [5] 张文凤.近代士绅与农业近代化的实践[J].农业考古,2014(6):36-41.
  [6] 江苏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江苏省志·园艺志[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2003.
  [7] 张晨晨.“中国化学矿山的摇篮”锦屏磷矿的“前世今生”[N/OL].(2015-11-18)[2019-07-18].http://www.lyg01.net/culture/gcwh/2015/1118/34174.shtml.
  [8] 黄志强.全新世云台山的海陆变迁[J].徐州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1992(2):28-33.
  [9] 虞文霞.江志伊《种茶法》考释[J].农业考古,2016(5):190-193.
  [10] 张文凤.由近代新式农垦企业引发的思考[J].连云港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3):40-44.
  [11] 王定胜,王永昌,李家才.连云港茶产业发展现状及应用对策[J].江苏林业科技,2009(4):55-57.
  [12] 沈建华.连云港做足茶叶品牌大文章[N/OL].(2015-05-30)[2019-07-18].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5/0530/c70731-27078990.html.

相关文章推荐
我要代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