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介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管理论文 >

我国乡村旅游业供应链管理现状和整合措施

时间:2021-11-23

  摘    要: 乡村振兴战略是指引我国农业、农村未来30年发展的国家战略。我国目前已基本迈进服务经济时代,因此,当前我国乡村旅游产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然而该产业长期处于粗放发展的状态,乡村旅游企业普遍亏损经营,旅游者满意度较低。基于供应链管理视角,分析了当前我国乡村旅游供应链的现状及主要存在问题,构建了基于社区服务共享中心的乡村旅游供应链管理模式。在此模式下,从政府和企业层面提出了乡村旅游供应链整合的思路与策略,以期为我国乡村旅游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提供思路与借鉴。

  关键词 :     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旅游;供应链整合,

  Abstract: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is a national strategy that guides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agriculture and rural areas in the next 30 years.China has basically entered the era of service economy,so the country's rural tourism industry is currently facing unprecedented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However,the industry has been in a state of extensive development for a long time.Rural tourism enterprises generally operate at a loss,and tourist satisfaction is low.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current status and main problems of China's rural tourism supply chain,and builds a rural tourism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model based on community service sharing centers.Under this model,this article puts forward the ideas and strategies of rural tourism supply chain integration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enterprise levels,in order to provide ideas and references for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China's rural tourism industry.

  Keyword: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rural tourism; supply chain integration;

  一、引言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明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2018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打造绿色生态环保的乡村生态旅游产业链。”2019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推动乡村旅游业高质量发展,带动农民增收和乡村振兴。2021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开发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线路,完善配套设施。”近年来,我国乡村旅游市场供需两旺,《中国乡村旅游发展指数报告》(2020年)预测,2025年我国乡村旅游将达到30亿人次。然而我国乡村旅游产业长期处于粗放发展的状态,旅游产品和服务同质化严重且质次价高导致消费者重游意愿低下,农耕文化传播乏力,难以有效带动农民增收和就业,乡村旅游企业普遍亏损经营。究其原因,当前,我国乡村旅游市场存在较严重的供需不匹配现象,乡村旅游产业亟待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未来十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阶段,也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的关键时期。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战略的物质基础,也是有效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重点和难点。乡村旅游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可以更好地响应乡村振兴战略的持续推进,乡村旅游产业既可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又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乡村“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局面。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及经济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乡村旅游更加迫切需要从注重数量向追求质量转变,为人们提供一个更加健康、安全、优质的旅游环境。当前,必须借助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手段,创新发展智慧旅游、数字旅游及“互联网+”旅游等新产业新业态,最终实现乡村产业兴旺,带动农民的增收与就业。然而,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环境下,我国乡村旅游产业肩负的使命与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乡村旅游作为典型的一、二、三产融合产业,不仅要满足城市居民休闲娱乐、消费高品质农产品的需要,还承担着传承农耕文化、建设美丽乡村、农业科普的重任。更为重要的是,乡村旅游产业还需要确立农民在供给侧的主体地位,以确保农民在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过程中能够增加就业机会与收入。

  因此,本文试图寻找乡村旅游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从微观的乡村旅游供应链入手,基于供应链整合理论、供应链模式重构的思想,力图通过理论分析,在确保提高农民收入与扩大就业机会、提升顾客价值的基础上尝试构建乡村旅游供应链整合机制,目标是将移动互联技术、大数据与云计算技术、虚拟现实等信息技术嵌入到具体乡村旅游供应链模式中,以形成高度智能化、服务化的现代化乡村旅游供应链体系,进而强化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最终实现乡村旅游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高质量发展的双重目标。
 

我国乡村旅游业供应链管理现状和整合措施
 

  二、文献综述

  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坚持农村、农业优先发展原则,明确农民在乡村发展中的主体地位,通过城乡融合、环境保护、自然资源开发等一系列措施确保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促进农村经济、文化、生态等各方面更好发展。只有实现产业振兴,构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促进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才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深入扎实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明确要求和加快推进的一项重要基础工作[1]。

  伴随着服务经济的崛起和供应链管理理论的不断深入发展,近年来学术界越来越关注服务供应链(Service Supply Chain,SSC)的研究。典型的服务供应链包括服务提供商、服务集成商和顾客等不同的节点,其上下游节点之间的协调与整合将严重影响供应链的整体绩效[2]。与传统的产品供应链不同,由于服务供应链提供给顾客的是服务而非有形产品,而很多服务产品无法储存、价值创造过程中无形要素占据主动地位、客户可能会参与服务生产等特点导致服务供应链必须更加关注顾客需求驱动以及供应链的协调与整合。已有的实证研究表明,服务企业要想通过整合服务供应链上的各类资源与服务从而达到整合式服务创新的成功,构建完善的平台体系至关重要[3]。由于当前旅游市场需求呈现个性化、品质化,旅游供应链亟待重构,应该确立旅游目的地为旅游供应链的核心企业,以服务和满足旅游者需求[4]。

  Gonsalves(1987)较早对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进行研究,后来国外学者从社会、经济、文化等角度研究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影响因素。如:保持农村的自然属性,要求小规模经营,确保社区参与、乡村文化的传承与自然环境的保护;构建公平和公正制度、社区积极参与管理和权利分享;不可过度追求经济效益,而忽视旅游目的地的环境承载力。Hwan Suk(2006)综合考虑经济、政治、文化、生态、技术等多方面因素,设计了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Park等(2014)研究认为乡村旅游组织管理者普遍缺乏相关的知识和经验,而且社会化配套体系缺乏,导致乡村旅游产业组织运营绩效低下[5]。

  我国乡村旅游实践与研究起步较晚,已有文献偏重研究乡村旅游重游意愿、满意度、旅游行为意向等。近年来在借鉴国外成熟研究的基础上,国内学者不断探索与解决“三农”问题背景下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问题。例如,城乡统筹背景下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互动关系、动力机制与发展模式;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动力转型机制与模式。在理论研究方面,从供应链管理视角研究乡村旅游的文献较少。Sharpley(2003)研究认为构建本地乡村旅游供应链,鼓励工艺品生产本地化,将促进本地经济的增长,同时要关注生态环境的承载水平、防止恶化。陈觉等强调了政府在乡村旅游供应链中的监督作用,针对乡村旅游供应链提出了服务共享中心模式,提出了相应的供应链协调机制[6]。陈剑峰指出优化乡村旅游供应链具有创造顾客价值的重要作用,通过乡村旅游目的地供应链整合可以实现更高水平的供应链绩效[7]。

  供应链整合是供应链合作伙伴之间的一种高水平战略合作行为,通过最优化垂直整合不断提高顾客价值,进而提高供应链上各企业核心竞争力以及整条供应链竞争优势[8]。学术界将供应链整合维度分为内部整合与外部整合(外部整合包括供应商整合与顾客整合)[9];而供应链整合的实质是将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和知识流进行整合和共享,提高产品生产、信息加工、资金流动等效率,以提升供应链绩效。供应链整合绩效通常由财务绩效、运营绩效与供应链绩效构成,并且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量表。供应链整合带来的绩效提升已经得到了国内外学者广泛的制造业实证证据的支持,但是目前将供应链整合思想应用到服务业供应链中的研究尚不多见。

  综上所述,目前有关乡村旅游的研究比较充实,但对于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我国乡村旅游研究还存在很多亟待解决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既有的乡村旅游研究很少从供应链管理视角,将乡村旅游的发展看成供应链自身与外部环境相互作用、影响与演化的过程,因而忽视了以农户、合作社以及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供给侧主体地位及其可能发挥的重要主导作用。因此,本文将基于供应链管理视角,在审视现有乡村旅游供应链的基础之上,对供应链模式进行重构,以期强化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

  三、我国乡村旅游产业供应链管理现状分析

  近年来,我国乡村旅游产业迎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越来越多的城镇居民选择乡村旅游作为自己节假日休闲娱乐的方式。但我国乡村旅游产业长期以来处于野蛮生长状况,表现为乡村旅游企业良莠不齐,提供的旅游产品和服务雷同且品质不高,旅游地缺乏完善的全域旅游规划,旅游者体验欠佳,重游意愿低下,多元化、个性化的需求得不到满足,旅游高峰期乡村环境难以承载过大的游客量,不少乡村旅游企业经营困难,难以带动当地农民的就业和增收。

  目前,我国乡村旅游组织形式可以分为“政府主导模式”“企业主导模式”以及“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主导模式”,其中“政府主导模式”主要由乡(镇)地方政府主导建立,“企业主导模式”主要由涉农经营企业主导建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主导模式”主要由农民合作社、职业农民、家庭农场等主导建立。考虑到要确保乡村旅游业中农民的主体地位,一般不鼓励纯粹的工商企业组建乡村旅游经营企业。乡村旅游产业主要的经营业态有农家乐、乡村民宿、生态农业园、农业科技示范园区、休闲度假农庄、观光采摘园、民宿文化村等。当前,我国主流的乡村旅游供应链模式如图1所示。

  图1 当前乡村旅游供应链模式
图1 当前乡村旅游供应链模式

  从供应链管理视角考察我国乡村旅游产业,本文认为存在以下主要问题:

  (一)农民在乡村旅游产业中的参与度不高

  目前,我国乡村旅游产业农民的参与度不高,部分农民承担了保安、保洁、服务员等岗位工作,但是工资性收入不高,囿于农民的学识、经验、资金与资本的不足,农民难以承担工资性收入较高的岗位,资本收益(如房屋出租、股本收益等)也较难获得。总体而言,农民从乡村旅游产业中获得的收益较低,而且存在一定程度的“精英俘获”现象,即乡村精英农户从乡村旅游产业中获得的收益远高于一般农户,这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我国乡村旅游的惠农性要求。

  (二)尚未有效建立起供应链信息传递机制

  当前,我国乡村旅游供应链普遍存在信息传递机制不畅问题,主要表现在:首先,乡村旅游供应链各节点企业共享信息意愿不强。例如乡村旅游中介组织如旅行社、旅游网站往往占有更多的旅游者需求信息,但是出于保守商业机密和市场竞争等原因,他们往往不愿将这些信息与供应链上其他企业分享,无法通过共享信息来弱化“牛鞭效应”。其次,不少乡村旅游经营企业掌握了大量游客旅游体验与感受信息,由于技术原因未能及时与供应链上其他节点企业实时共享,因此无法增加游客的顾客价值,也难以帮助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提升决策效率。最后,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运用信息技术进行管理决策的能力较低。目前大多数企业已将以移动互联网为技术支撑的微信公众号、微信群组、网站、微博作为为乡村旅游重要的营销及信息沟通平台,但是对于大数据与云计算技术、虚拟现实技术等较少运用。

  总体而言,当前我国乡村旅游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信息共享的能力与意愿都明显不足,导致核心企业无法有效利用信息流进行供应链整合,最终降低了顾客价值进而影响了供应链整体绩效。

  (三)乡村旅游供应链核心企业整合能力不足

  目前,我国乡村旅游产业尚未形成稳定的供应链管理系统与实践,供应链核心企业管理、整合供应链的实践并不常见,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之间的关系比较松散,基本上以竞争为主,合作为辅,未形成供应链上企业之间信息共享、收益与风险共担的协调机制,缺乏实力较强、能够对供应链进行有效管理和整合的核心企业。

  以旅行社(包括旅游网站)为核心企业的供应链的稳定性不高。因为旅行社的供应商即乡村旅游经营企业众多,所使用的信息系统也不统一,旅行社很难与众多的供应商形成战略联盟并实施供应链管理;而且旅行社的经营模式不容易满足旅游者差异化与定制化的需求;由于信息不对称、虚假宣传等原因导致旅游者对旅行社(包括旅游网站)的信任度有下降的趋势。总之,旅行社(包括旅游网站)对旅游景区的影响力和对旅游者的吸引力日渐式微,其供应链整合的能力与意愿也欠缺,不适宜作为乡村旅游供应链核心企业。而大多数乡村旅游经营企业的规模较小,信息化水平较低,与供应链上下游之间的关系也不紧密,比较强调经济利益关系,与旅行社相比其供应链整合的能力与意愿更加欠缺,更难以担当核心企业的重任。

  四、我国乡村旅游供应链整合策略探讨

  与一般旅游业不同,乡村旅游业是典型的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产业,其最大特点是必须在乡村振兴战略指导下确保农民在乡村旅游供给侧的主体地位,让农民在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过程中获得更多的收益。核心企业在供应链整合过程中居于主导地位,通过整合可以促进产业的内生增长。已有研究认为能够担当核心企业重任的有旅行社(包括旅游网站)、乡村旅游经营企业等。然而旅行社(包括旅游网站)作为企业必然以利润最大化作为其运营目标,作为核心企业可能比较难以达到乡村旅游的惠民性要求,而绝大多数乡村旅游经营企业实力弱小,更难以担当核心企业的重任,其整合供应链的能力与意愿都明显不足。因此,借鉴已有的研究,本文认为地方政府应主导建立基于社区服务共享中心的乡村旅游供应链管理模式(这里的社区特指拥有乡村旅游资源禀赋的乡村),努力将其培育成为本地乡村旅游供应链核心企业,对供应链实施整合以提升本地乡村旅游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本文将从政府与企业两个层面具体探讨我国乡村旅游供应链的整合策略。

  (一)政府层面

  政府在乡村旅游产业发展中主要有三种作用:一是要为本地区乡村旅游供应链管理起到示范引领作用;二是要推进治理方式创新,做好本地区乡村旅游发展规划,为区域内乡村旅游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和引导;三是要对区域内乡村旅游产业实施有效的监督和管理。具体应当做好如下工作:

  1. 为本地乡村旅游实施供应链管理提供政策支持与引导

  要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基础之上,科学谋划本地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规划,有序推进产业高质量发展。将乡村旅游实施供应链管理纳入本地区提升产业供应链现代化水平行动中,着重为本地区的乡村旅游供应链的创新与应用及管理水平、智慧化、数字化提供政策支持和引导,引导乡村旅游供应链节点企业以及参与农户转变经营理念,增强上下游节点企业之间的协作性,以合作共赢引领乡村旅游产业协调发展。鼓励、引导工商资本、高新技术、高层次人才、先进理念向乡村旅游产业流动,推动农村能人、大学生“创客”等新农人投身乡村旅游产业,将金融资源配置到乡村旅游供应链的薄弱环节以促进产业振兴[10]。综合运用物质奖励、财政补贴、税收优惠等多种手段为区域乡村旅游龙头企业发展提供支持,深度挖掘本地乡村文化与自然环境资源禀赋,通过节庆、特色农产品等实施乡村旅游品牌化工程,鼓励企业与旅游网站、旅行社共同合作打造网红景区。

  2. 切实提高本地农户在乡村旅游供应链中的整体参与度

  提高乡村旅游供应链的“本土化”水平,让农户在乡村旅游产业发展中获得经济利益,可以体现乡村旅游的惠农性,从而更好地响应乡村振兴战略。

  要确保本地农户在供应链中的主体地位,切实提高农户在供应链中的参与度,首先,应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乡村旅游企业为农户提供服务、保洁、安保等就业门槛较低的岗位;其次,应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劳动力培训市场,为本地农户提供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农民的职业化能力,进而扩大农民在本地乡村旅游产业中的就业面、提高就业层次;再次,还应鼓励农户以拥有的土地、房屋等资产入股乡村旅游企业,以增加农户的投资性收入;最后,应改善本地乡村创新、创业环境,激活“新农人”返乡下乡创业就业动力,为乡村旅游产业提供人才与智力支撑。

  3. 主导建立基于社区服务共享中心的乡村旅游供应链管理模式

  由于大多数乡村旅游经营组织规模较小,难以形成规模经济效应,而且相互之间缺乏战略合作,信息化水平较低,大多为分散经营,容易形成恶性竞争,且在供应链中的话语权缺失,难以形成高水平的供应链管理模式。因此,地方政府应主导建立基于社区服务共享中心的乡村旅游供应链管理模式,其运营模式如图2所示。在这种运营模式下,首先,地方政府可以对本地乡村旅游产业实施有效的监督,保障社区内经营企业以及农民的合法利益,规范社区内经营企业的经营行为,同时,可以改善社区内的人文和自然环境;其次,通过构建社区服务共享中心,可以更好地实现供应链上信息与资源实时与全面共享,从而优化了乡村旅游的服务流程,增加了旅游者顾客价值;最后,小规模经营企业通过战略联盟形式参与建立社区服务共享中心,可以更好地为旅游者提供服务,实现规模经济,社区服务共享中心作为核心企业可以更好地实施供应链整合,从而增强本地乡村旅游产业的竞争优势。

  图2 基于社区共享服务中心的乡村旅游供应链模式

  图2 基于社区共享服务中心的乡村旅游供应链模式

  4. 引导本地乡村旅游企业协调发展

  乡村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依赖于完善的乡村旅游供应链体系。地方政府应研判本地乡村旅游供应链的发展状况,找出供应链上的断链情况和薄弱节点,以此为抓手,支持、引导本地乡村旅游供应链核心企业与实力雄厚的旅游网站和旅行社、旅游设计企业(如旅游产品研发企业、旅游景观设计企业等)、旅游服务企业(如广告企业、信息技术企业等)深度对接,形成契约联盟,以完善供应链,促进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的协同发展,提高本地乡村旅游供应链的创新与应用及管理水平、智慧化程度。同时,通过产业规划、政策引导、示范扶持等方式,以提升顾客价值为导向,鼓励本地区乡村旅游核心企业强化信息技术与信息系统的应用,逐步优化提升乡村旅游供应链智能化管理水平,完善基于社区共享中心的供应链综合信息服务与经营管理平台,不断优化供应链管理与运营体系,运用现代供应链管理理念以提高旅游服务质量和企业经营管理效率。此外,地方政府还应积极开展乡村旅游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示范,通过示范引领的方式全面带动本地区乡村旅游产业的整体稳定发展,提高本地乡村旅游企业的供应链管理水平。

  5. 大力培育本地乡村旅游供应链核心企业

  核心企业是实现供应链高效运作的关键因素。地方政府应努力将主导建设的社区服务共享中心培育为供应链核心企业,重点培育其资源整合、流程优化以及外部协调能力,以带动本地区乡村旅游供应链协调发展。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推动:首先,地方政府应积极引导乡村旅游供应链核心企业转变经营理念,增强上下游节点企业之间的协作性,以合作共赢引领乡村旅游产业协调发展;其次,要鼓励乡村旅游核心企业不断提升供应链智能化水平,完善供应链体系,运用供应链管理理念以提升服务质量和经营效率;最后,地方政府还应鼓励乡村旅游企业高层管理者成为学习型领导,强化企业内部和供应链上节点企业的学习氛围,打造学习型组织,注重知识更新与共享,建立持续创新与组织学习的企业文化,重点打造企业的资源利用与整合以及外部协调能力。

  (二)企业层面

  从企业层面来看,乡村旅游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要建立供应链管理运营模式,以地方政府主导构建的社区服务共享中心作为供应链整合的主体,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树立合作共赢理念,注重企业间的整合与优化,实现供应链由“供给导向”向“需求导向”的转型,以提升供应链整体竞争优势为目标。供应链各节点企业要做好以下工作:

  1. 积极响应区域乡村旅游发展规划

  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应积极响应区域乡村旅游发展规划,在政府指导下构建社区服务共享中心,形成虚拟联盟,以合作共赢作为供应链运营的基本原则。尽量雇佣本地农民,提高供应链的本土化水平。探寻供应链上的薄弱环节,努力补齐供应链短板。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还要牢固树立环境保护意识,在经营过程中注重保护社区的人文和自然环境,保护和传承农村优秀的乡村文化和风土人情。

  2. 实现供应链由“供给导向”向“需求导向”的转型

  供应链整合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快速、高质量响应顾客的需求,在不断提升顾客价值的基础上获取竞争优势。近年来,我国乡村旅游的需求出现了较大的变化,旅游者获取旅游信息的渠道日趋网络化,旅游需求趋向于多元化与个性化,人们越来越乐于通过微信、微博等方式分享旅游体验,更多的旅游者会受到其他旅游者以及自媒体、直播网站、焦点事件的影响。对于乡村旅游供应链而言,如果不能准确把握旅游者的需求及其变化,就很难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生存。因此,乡村旅游供应链首先应实现“需求导向”的转型,要依托已有的社区服务共享中心的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及时采集与精确识别旅游者的动态需求信息,整合供应链资源创新开发个性化的旅游产品和服务,以满足旅游者个性化甚至定制化的需求,增强供应链的柔性;其次,要通过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实施精准营销,将其打造成双向旅游信息平台,不仅要便于旅游者及时了解旅游产品和服务信息,而且要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为旅游者精确画像,实施精准营销;最后,要通过多种途径引导旅游者进行绿色旅游、人文旅游。旅游者的旅游行为对社区的人文与自然环境有着较大的影响。通过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微博、微信公众号以及虚拟现实技术,充分展现旅游景区独特的民俗风情、乡村文化、自然景观与乡村居住环境,提升乡村旅游的人文质感,倡导旅游者的绿色旅游行为,以达到传承乡村优秀文化、保护自然景观与乡村居住环境的目的,最终增强旅游者的重游意愿。

  3. 建立供应链有效信息传递机制

  目前,信息技术与系统已经全面渗透到旅游者消费的全过程。从旅游目的地信息搜寻、电子门票、手机导航,到基于虚拟现实技术(VR)的旅游景点虚拟展示与体验以及旅游体验分享及评价等,都必须依靠强大的信息技术与信息系统的支持。毫无疑问,实施供应链管理需要建立高效的信息传递机制,该机制必须建立在信息共享、收益与风险共担的制度设计之上,而且必须充分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与信息系统,针对原生态的乡村旅游产业的营销模式、渠道整合及顾客价值创造过程进行革命性的创新。因此,供应链上各节点企业应高度重视信息技术与信息系统的运用,可以考虑引进外部信息企业为供应链提供信息技术支持,并与其保持供应链合作伙伴关系。

  4. 有效实施供应链内部整合

  供应链内部整合是指通过改善企业内部的业务流程和组织架构,优化内部业务部门之间的合作与交流,促进企业内部的集成化管理,以实现与供应链上下游节点企业之间的高度合作,其主要目的是提高企业的核心业务能力,为获取外部资源提供保障。内部整合可以实现对合作企业需求的快速反应,消除信息孤岛现象,从而提高内部供应链管理的效率。对于乡村旅游供应链而言,建立社区共享服务中心可以有效实施供应链内部整合,应当完善内部集成化的中心运营管理规范与制度,再造与供应链上企业畅通合作与沟通交流相匹配的业务流程与绩效考核标准,通过中心内部的管理信息系统使参与企业实时共享各种运营信息,强化参与企业、服务社区中心各业务部门之间的合作交流,根据企业内部资源的特点选择合适的外部资源,最终为供应链外部整合和集成化供应链管理提供基础和保障[11]。

  5. 动态实施供应链外部整合

  在成功的供应链内部整合基础之上,供应链核心企业应当动态实施供应链外部整合。首先,要与各合作企业签订严密的合作契约,科学设置违约成本,严格规范供应链上各企业在合作中的经济行为,合理规避和防范节点企业在合作中可能由于信息不对称、企业目标不一致而容易出现的机会主义与道德风险,在此基础上建立、健全供应链管理与监督的长效机制,并在今后的合作中根据环境的变化适时动态调整合作机制,依据供应链运作的实际效果及各节点企业在供应链中的成效,动态调整供应链成员,保持乡村旅游供应链的竞争优势。其次,应构建供应链信息共享机制,以期实现信息在供应链各成员企业之间的高效率流动。通过供应链综合服务与管理平台,有效采集乡村旅游者的真实需求以及旅游者旅游体验反馈并进行分析,将有效需求和旅游体验信息实时共享至链上各节点企业,切实避免“牛鞭效应”现象的发生,进一步为旅游产品开发、企业营销、客户服务等决策提供信息支撑。最后,要建立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供应链协调机制。核心企业应当有机整合供应链上资源与信息,共同研发旅游产品与服务并开展精准营销,不断提高乡村旅游供应链的柔性与反应速度,以集成化供应链管理方法杜绝渠道冲突现象的发生。供应链下游企业针对旅游者的营销努力成本、供应链上游企业研发旅游产品与服务的成本与风险,核心企业应当与其共同分担。此外,核心企业还应当适当激励为供应链竞争做出突出贡献的上下游企业,以提升供应链整体运营水平,维持供应链的竞争优势。

  五、结语

  目前我国已初步迈进服务经济时代。2020年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54.5%,服务业已经占据了经济增长的“半壁江山”。我国的服务经济仍存在较大的增长空间。2020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冲击了我国的服务业,旅游业更是首当其冲。如何提振居民的消费能力与消费意愿将成为未来我国很长一段时期面临的紧迫任务。当前,我国居民消费升级态势渐趋明朗,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消费升级必将倒逼产业升级。可以预期,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服务业的发展,只有服务业的不断升级提档才能从供给侧层面赋能消费升级,最终促进服务经济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乡村振兴战略是指引我国农业、农村未来30年发展的国家战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赋予了乡村旅游产业良好的政策环境,但是,内生动力才是产业发展的最重要源泉。目前,有关乡村旅游产业已有的大量理论研究基本都强调产业发展的外部环境构建,忽略了产业自身发展的内在动能。乡村旅游产业只有逐步实施供应链管理,基于共享的信息资源加强供应链整合能力建设,发挥供应链的协同效应,才能提升乡村旅游产业的内生动力,实现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因此,基于供应链管理和服务经济相关理论,从内部整合、顾客整合和供应商整合三个维度具体设计乡村旅游这一特殊的服务供应链的整合机制,并从技术层面运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信息技术设计整合乡村旅游供应链模式,将是未来进一步研究的主题。

  参考文献

  [1]韩俊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内容[J].中国经济报告, 2017(12):15-17.
  [2]李坚飞,黄福华任理 .服务供应链领域研究热点与前沿的知识图谱:基于CitespaceIV的计 量分析[J]. 商学研究,2018(6):70-79.
  [3]赖俊明.服务供应链中资源整合及其演化关系的案例研究[J.中国流通经济, 2019(3):10-18.
  [4]潘文军于新市场环境影响的我国旅游供应链重构研究[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5(10)-89-96.
  [5] PARK D B,DOH K R,KIM K H.Successful managerial behaviour for farm-based tourism:A functional approach[J]. Tourism Management,2014. ,45(1):201-21
  [6]陈觉杨凯, 林欣欣基于服务共享中心的乡村旅游绿色供应链协调机制的博弈分析[J]旅游论坛, 2020(6):58-69.
  [7]陈剑峰.乡村旅游目的地供应链优化研究:基于游客价值创新视角[J]改革与战略, 2012(6):63-65.
  [8] FROHLICH,M.T.,WESTBROOK,R. Arcs of Integration:An International Study of Supply Chain Strategies[J]. Journal of Operation Management,2001,19(2):185-200.
  [9] FLYNN B B,HUO B,ZHAO X.The impact of supply chain integration on performance:A contingency and configuration approach[J] Journal of OperationsManagement,2010,28(1):58-71.
  [10]规划实施协调推进机制办公室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报告( 2018- -2019 ) [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2020:56 -561.
  [11]霍宝锋,曹智,李丝雨 ,等供应链内部整合与外部整合的匹配研究[J].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 2016(2):363-373.

相关文章推荐

长按二维码或保存到相册

识别 加企业微信→开始写作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1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