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介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论文 >

小勒鲁尼·班内特对林肯历史形象的塑造

时间:2017-10-26

如果一位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丰功伟绩的历史人物,遭到一位以揭穿历史谎言、揭示历史真相相标榜的所谓学者的肆意贬损,那么不仅对于这位历史人物有失公正,而且对于历史学界也是一种悲哀.在当代美国史学中,小勒鲁尼·班内特对亚伯拉罕·林肯的评判就是这种令人可悲之事.在美国历史上,林肯以其在奴隶制废除过程中做出的重大贡献而成为民众心目中的"伟大的解放者",职业历史学者普遍认定林肯持反奴隶制立场.可是班内特却标新立异,对林肯进行了彻底否定.早在1968年,班内特就在其编辑的《乌木》杂志上发表"亚伯拉罕·林肯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吗?"一文,断定林肯是白人种族主义者.三十余年后,他又在2000年出版了一部长达六百多页的着作《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对林肯的历史形象进行了系统性抹黑.班内特断言,林肯不是反对而是拥护黑人奴隶制,根本不配被称为"伟大的解放者"."亚伯拉罕·林肯选择并用行动证明自己与奴隶的敌人相同.说他是折磨和杀戮奴隶之人的同盟者也不为过."他断定林肯的梦想是通过对黑人进行种族清洗建立一个纯粹白人的美国,"为了驱逐黑人,把美国变成一个'伟大的白人之地',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班内特还言辞激烈地指控那些肯定林肯反奴隶制贡献的学者,说他们无异于纳粹统治下的知识分子,是为邪恶辩护的帮凶."除了极少数学者属于例外,你不能相信任何一个重要的林肯学者所讲的关于亚伯拉罕·林肯和种族的话."[小勒鲁尼·班内特:《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Lerone Bennett,Jr.,Forced into Glory:Abraham Lincoln's White Dream),芝加哥:约翰逊出版公司2000年版,第198、215、115页].通过他的肆意涂抹,一个阴险狡诈、心毒手狠的丑恶林肯形象呈现了出来.


班内特对林肯的否定是从否认《解放宣言》的积极意义切入的.按照他的说法,林肯并没有发布过旨在解放奴隶的宣言,因为林肯发布的《解放宣言》仅仅是解放联邦军队尚没有占领地区的奴隶,而边界蓄奴州和联邦军队已经占领地区的奴隶不在被解放之列,所以说"这个美国政治史上最着名的行动从未发生过".林肯发布《解放宣言》不是要解放奴隶,而是为了维护奴隶制,"越来越多的证据揭示,《解放宣言》只是一种策略,其宗旨不是解放奴隶,而是在林肯能够动员出对其保守计划的支持前,将尽可能多的奴隶保留在奴隶制中.林肯的计划是逐渐解放黑人,用船将他们送出这个国家.在我们看来,那时林肯是在尽力玩弄手腕,以便压倒真正的解放者,遏制奴隶解放的浪潮.这种浪潮已经达到了危险的程度,威胁了他进行治理和运作战争机器的能力".如果林肯的意愿得逞,美国的奴隶制就会存在更长时间."林肯没有解放奴隶.如果是留给他来处理,黑人到1900年依然处于奴隶制中,甚至更久."再则,林肯竭尽全力降低或削弱《解放宣言》对奴隶制的冲击,"林肯从未停止过玩弄阴谋诡计反对他的《解放宣言》.他从未停止过旨在限制、改变和软化《解放宣言》潜在影响的活动".总而言之,"林肯远不是'伟大的解放者',他非常接近于奴隶解放的大反对者".他认为,把林肯说成是"伟大的解放者"是一个历史神话,"不可避免的结论是,往最好处说,林肯是解放浪潮中一个偶然的意外的乘客.如果没有他,这种浪潮的潮头也许来得更快更高"(小勒鲁尼·班内特:《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第7、9~10、20、539、30、44页).


否定了林肯的"伟大的解放者"资格后,班内特紧接着便对林肯的政治生涯进行审视,揭露林肯始终歧视黑人、拥护奴隶制的"真相".他指出,林肯早在伊利诺伊州担任州议员时期,就支持该州的种族歧视政策:"在林肯主动和被动的支持下,该州使用暴力将黑人限制在贫困之中,绝大多数行业和职业对他们关闭,法律和习俗使得黑人很难获得不动产……在林肯主动和被动的支持下,该州使用暴力将黑人限制在无知之中,绝大多数学校和大学将黑人拒之门外."从1849年在国会倡导但是并没有提交的解放哥伦比亚特区奴隶方案,到1858年和1861年对奴隶制问题提出的主张,再到1863年发布《解放宣言》,林肯的真正动机都不是解放奴隶.林肯执笔起草的这些解放奴隶文件有四个共同特点:其一,这些文件中都没有直接解放一个奴隶;其二,除了《解放宣言》之外,其他所有的文件都要求州政府购买奴隶,赔偿奴隶主;其三,所有的文件都要求要有一个由奴隶主控制的学徒期;其四,所有的文件都是对其他奴隶解放方案的反弹,旨在替代立即解放奴隶方案或林肯担心的其他步骤(小勒鲁尼·班内特:《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第185、244~245页).


援引林肯的种族话语,质证林肯在内战以前和战争初期依据宪法维护南部奴隶制的政策,依据自己的逻辑推理,班内特判定林肯就是白人种族主义者."按其自己的定义和言行,他是一个用自己的肤色来界定自己的人,一个从白人的观点出发来评价目标、人物、事件、奴隶制、奴隶解放、'白人的'《独立宣言》和一切的人."他认为,生长于种族主义肆虐泛滥环境里的林肯,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白人种族主义者."首先,林肯把自己界定为白人,选择做白人;其二,更具体的是,他界定自己是种族主义者,选择做种族主义者,致力于让不是白人的人居于屈从地位;其三,林肯界定并选择自己是殖民主义者.出于焦虑,出于对未来和人类状况的担心,他自甘堕落到设计出一个没有非裔美国人的世界.他想铲除非裔美国人,不是通过屠杀,而是通过驱逐这种象征性的杀戮方式清除非裔美国人."19世纪50年代林肯的政治言论清楚表明,他在思想上认同的是南部白人兄弟们而不是黑人,他支持南部的奴隶制,反对给予黑人平等权利,希望通过渐进方法和殖民活动来解决奴隶制问题,不相信非裔美国人拥有能力.内战期间林肯的基本立场没有改变,"在对黑人至关重要的所有问题上---奴隶解放、财产没收、选举权和使用黑人军人---他本质上还是那个有好心肠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林肯主张的重建是为了白人和由白人进行的重建.他的种族立场至死未变,"至死都相信黑人是另类,是劣等人,是次级人类.林肯认为,基于必要性,他们不得不被压制、被奴役、被隔离,以便保护白人在性生活、社会、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利益"([小勒鲁尼·班内特:《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第64、66、338、624页).


在族群对立、文化多元和网络发达的当代美国,班内特对林肯的偏激之论在部分网民中引起呼应,尤其是遭受白人种族主义之害的非裔美国人,更容易将种族压迫的愤恨转嫁到林肯的头上.因为林肯毕竟是白人总统,毕竟有过种族歧视言论,毕竟在内战初期拒绝解放奴隶,毕竟曾经赞成将黑人送出美国.然而,历史评判不应由不进行严谨学术研究的网民作结论.而在史学界,这部着作遭到着名林肯研究学者的批评.威廉·E.


吉纳普在评论此书时指出,亚伯拉罕·林肯是其所处社会和时代的产物,他和现在批评他的人一样,都不能超越自己的社会和时代."现代的批评者谴责林肯没有我们这个时代的种族情感,这根本就不是进行历史批评.林肯的某些种族评论让现代人听来会恼怒,非裔美国人尤其会感到痛苦.但是,只强调他的这些话,而排除掉他在种族、奴隶制和美国黑人权利上的更大作为,漠视内战导致他在思想上的巨大变化,就是从根本上扭曲他的人生和历史遗产.这些批评者还谴责林肯在战争期间未能立即攻击奴隶制,在推进种族平等方面行事谨慎.如果在这些问题上他遵循反奴隶制激进分子(以及现在的批评者)的建议,南部邦联将赢得了战争,套在美国奴隶们四肢上的锁链将束缚得更紧."[威廉·E.


吉纳普:"林肯是时代产物",载"重新审查林肯的种族记录"(William E.Gienapp:"Lincoln Was a Product of His Time,"in"Reexamining the Racial Re-cord of Abraham Lincoln"),《黑人高等教育杂志》(The Journal of Blacks in Higher Education)第29期,(2000年秋季),第127页.理查德·斯特里纳也批评说:"以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准,把林肯放在极差的光线下进行审视,那是太容易了.这样做有可能就仅限于把他说成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就此为止,然后就不再争论了."班内特对林肯种族主义的指控,是"以怪异的简读为基础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简单化的处理"[理查德·斯特里纳:《父亲亚伯拉罕:林肯为终结奴隶制进行的持续斗争》(Richard Striner,Father Abraham:Lincoln's Relentless Struggle toEnd Slavery),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61、271页].布莱恩·R.迪克指出:"班内特2000年出版的《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这部反对林肯的论辩书是有争议性的,它的价值在于煽动性地呼吁重新考究林肯的种族遗产,但在有关林肯或白人属性上完全缺乏新意或成熟论见.班内特思想之狭隘宛如激光,他的论辩受到其思想狭隘的严重局限.他仅仅想证明,亚伯拉罕·林肯仇视黑人,追求保护白人霸权.对于林肯时代白人意味着什么,或者对于林肯来说白人意味着什么,他没有表现出有多少兴趣去弄清楚."[布莱恩·R.迪克:《亚布拉罕·林肯与白人美国》(Brian R.Dick,Abraham Lincoln and White America),劳伦斯·堪萨斯:堪萨斯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页]针对班内特指控林肯是种族主义者而不是奴隶制的反对者,埃里克·方纳批评说:"哪一个是真正的林肯?种族主义者还是奴隶制的反对者?不可避免的答案是:两者都是.在19世纪的美国,一个人可能既分享那个时代的种族偏见,但同时又相信奴隶制是应该废除的犯罪.可是班内特不能接受这种可能性."针对班内特指责《解放宣言》没有解放一个奴隶,方纳指出:"《解放宣言》或许在发布的当天没有解放很多奴隶,但是它是战争和林肯思想转折的一个标志.这个宣言没有提到将黑人殖民到美国之外,第一次授权大规模征召黑人加入联邦军队.它使得摧毁奴隶制成为联邦的战争目标,将一场军队战争转变为一场社会冲突,确保北部的胜利将在南部内部导致一场社会革命".方纳认为,林肯在奴隶制和种族问题上的立场是与时俱进的.林肯不是废奴主义者或激进共和党人.内战以前他不赞成立即废除奴隶制,持有他那个时代绝大多数人持有的种族主义观点."但是,对于奴隶制,林肯还是有着坚定的信念.内战期间他展现出显着的道德和政治成长能力.如果美国希望解决它的种族困境,我们需要清除林肯身上那些最糟糕的东西,接受那些最好的东西."[埃里克·方纳:"评《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Eric Foner,"Review of Forced Into Glory:Abra-ham Lincoln's White Dream by Lerone Bennett Jr."),《洛杉矶时报书评》(Los Angeles Times Book Review),2000年4月9日.对于班内特宣称林肯无意解放奴隶的责难,艾伦·C.格尔佐反驳道,林肯对奴隶制采取的行动是受条件限制的."第一,林肯是宪政总统,他不拥有做好事(像解放奴隶)或做坏事的全部权力".第二,林肯在发布《解放宣言》时遇到了北部白人的极大抵抗."在1862年的选举中,《解放宣言》导致林肯政府受到巨大惩罚".林肯的家乡伊利诺伊州的立法机关被选举获胜的民主党人控制,公然要求通过和谈结束战争.乔治·麦克累伦统帅的波托马克军团几乎走到发动兵变的边缘.英法政府也威胁要进行干涉.


"假如林肯没有像实际上所做的那样行事谨慎,奴隶解放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或者由于政治分裂而流产,那样的话,另一代人也不会有意去考虑任何让黑人获得自由的可行性了".第三,内战期间,处在种族和政治风暴漩涡之中,林肯所要考虑的不是要不要处理奴隶制问题,而是如何去做才不至于拉跨整个国家.林肯知道,作为总统,从法律上说,他无权发布普遍解放奴隶命令.如果不是把解放奴隶作为战争措施,解放奴隶行动的合法性将会在联邦法庭上受到挑战,那时担任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罗杰·坦尼持亲奴隶制态度 [艾伦·C.格尔佐:"林肯研究的倒退",载"重新审查林肯的种族记录"(Allen C.Guelzo:"The Retreat From Lincoln Studies"in"Reexamining the Racial Record of Abraham Lincoln"),《黑人高等教育杂志》第29期(2000年秋季),第130、131页].美国知名林肯学者对《被迫走进光荣亚伯拉罕·林肯的白人梦》一书的直言批驳表明,班内特颠覆林肯正面形象的努力没有成功.


班内特之所以失败,首先在于他对基本历史事实置若罔闻,他的论断经不起史实裁量和理性判断.班内特认定《解放宣言》没有解放奴隶.但是,此时还处于战争状态,之后联邦军队攻占的南部叛乱地区的奴隶即获得了解放;再则,南部逃跑出来的奴隶也不再交还给奴隶主,而是获得了解放.所以发布《解放宣言》是具有方向性意义的重大措施.除了发布《解放宣言》外,林肯还竭尽全力推动通过了铲除奴隶制的宪法第13条修正案.在其政治活动和生活中,林肯一再表达了反奴隶制的道义立场.班内特指责林肯阻碍了奴隶解放,美国学者约翰·巴尔反诘道:"他宣称林肯是奴隶制立即废除的一个障碍,可是从未具体指出,19世纪能够在国家层面当选的政治家中,谁能够比林肯更快更充分地加速奴隶制的终结.如果林肯是班内特描画的那种卑劣人物,或者是奴隶解放的实际障碍,那么就无法判明,反对奴隶制的共和党为什么在提名他竞选总统时就没有看出来."[约翰·巴尔:"对美国灵魂举起有瑕疵的镜子:小勒鲁尼·班内特着述中的亚布拉罕·林肯"(John Barr:"Holding Up a Flawed Mirror to the American Soul:Abraham Lincoln in theWritings of Lerone Bennett Jr"),《亚伯拉罕·林肯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braham Lincoln Association)第35卷第1期(2014年冬季),第59页.班内特宣称林肯是奴隶制的拥护者,可是林肯为了奴隶解放献出了生命.


班内特的研究方法也不可取.约翰·巴尔认为,与所有林肯批评者一样,班内特也是选择性地使用史料,"由于选择性地使用史料,他们的着作漏洞百出,结果,他们的论点并不像他们认为的那样具有原创性或值得考虑的价值"[约翰·巴尔:"对美国灵魂举起有瑕疵的镜子:小勒鲁尼·班内特着述中的亚布拉罕·林肯"《亚伯拉罕·林肯协会杂志》第35卷第1期(2014年冬季),第60页].班内特一再引用林肯带有种族歧视意涵的言辞来证明林肯是种族主义者,援引林肯对奴隶制问题的主张来证明林肯不反对奴隶制,而拒绝对林肯言行的历史背景进行分析,实际上是对林肯进行了过于简单化的处理,犯下了认识肤浅错误.历史人物的言论应该放进其所处的历史情境中进行分析.政治家在政治舞台上,言谈和主张都是因应时势之举,他不可能像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那样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政治家的动机往往秘而不宣,在社会尖锐对立的选举政治中,政治家需要迎合尽可能多选民的情感和情绪,而不能与主流舆论相对抗.当然舆论不是固定不变的,大政治家会利用形势引导舆情变化.但是,在舆情不利于自己的真正意图时,政治家就必需隐藏掩饰自己的动机.林肯在奴隶制问题上的表现就是如此.林肯确实是从白人的视角看待黑人奴隶制问题的.在其政治活动中,解放奴隶始终没有成为至高无上的目标.他对奴隶制问题的处理是服从白人国家和种族利益的.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林肯不是伟大的解放者,那是成立的.


但是,林肯也不是班内特指控的那样在处心积虑地维护奴隶制.林肯在情感上憎恨奴隶制,他对奴隶制问题的主张,既表现了他反对奴隶制的基本态度,也反映了他在现实政治中的利弊权衡考量.内战前,他认定不具有铲除南部奴隶制的条件,所以就仅仅主张禁止奴隶制扩张,作为妥协,他主张承认南部奴隶制的合法性.内战发生后,林肯压倒一切的任务是打赢战争,维护国家统一,战争初期对奴隶制问题的政策反映了这种意图,尽可能争取南部的反对分裂力量,凝聚北部支持战争力量.随着战局的发展,林肯逐渐意识到解放奴隶有利于联邦的战争,便在1863年1月发布了《解放宣言》,确定解放叛乱地区的奴隶.林肯不解放边界州和联邦军队已经控制地区的奴隶,是因为他没有这样做的法定权力.从策略上说,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政治纷争.林肯的做法是明智的.


班内特是带着强烈的愤恨情绪评判林肯的,对林肯没有丝毫同情之心,不愿意考虑林肯人生的艰难性,和其所处政治局势的复杂性.他以不顾一切反对奴隶制作为标准来裁量林肯,实际上就是不愿林肯采用明智的政治策略,而是要求林肯成为一个没有心机的政治幼童,心直口快,口无遮拦,否则就不配享有"伟大的解放者"称号.这种论断纯属童稚之见,即简单地把人分为了好人或坏人.人类社会没有超越时空限制的伟人或圣徒.如果把一个人确定为道德理想人物,那么只要认真去深入研究,一定会发现他做过很多与理想化道德标准相悖的事.人类社会的所谓伟人,是最终为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然而,除了其丰功伟业外,他肯定还做过很多其他事情,甚至不光彩的事情.如果把林肯定位为伟大的解放者,认为他一生就是在为解放奴隶、实现种族平等而奋斗,那肯定会找出太多与此结论相反的证据.历史事实是,林肯行走在美国历史的长程中,应对着遭遇的各种情势,最终走到了 "伟大的解放者"位置.

相关文章推荐
我要代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