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介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爱国主义论文 >

宋代文人家国情怀对当前爱国主义教育的启迪

时间:2019-10-31

  摘    要: “风骨”是指一个人所具备的积极向上的精神品质和性格特点,以及在此品质和特点指导下参与社会生活的方法和原则。宋代文人具有对国家的真切热爱、拥有远大的理想抱负和勇于担当社会责任的显着精神风骨,即家国情怀。这种显着精神风骨对于当代青年爱国主义情怀的培育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 风骨; 家国情怀; 爱国主义;

  风骨,原是古代文艺批评理论的一项重要的美学标准,现今也常指某个人具有的一定优秀道德和精神品质。宋代,具有独特的政治制度和特殊的发展国情,这些因素决定了宋代文人所代表的士大夫阶层具有显着的精神风骨,即家国情怀。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春节团拜会上提出:“在家尽孝、为国尽忠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没有国家繁荣发展,就没有家庭幸福美满,同样,没有千千万万的家庭幸福美满,就没有国家的繁荣发展。我们要在全社会大力弘扬家国情怀,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精神,提倡爱家爱国相统一,让每个个人、每个家庭都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作出贡献。”[1]宋代文人所具备的精神风骨———家国情怀,对于当代青年精神世界的提升,尤其是对当代青年爱国主义思想的培育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一、何为“风骨”

  首先,“风骨”一词,多存在于中国古代文艺批评理论的范畴,属于一项重要的美学标准,用于评价一篇文章感情抒写的生动与否和文辞方法运用的恰当与否。在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的《文心雕龙》中,对“风骨”一词有详细的解释。“《诗》总六义,风冠其首,斯乃化感之本源,志气之符契也。是以怊怅述情,必始乎风;沈吟辅辞,莫先于骨。故辞之待骨,如体之树骸;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2]刘勰这段话大致含义如下:《诗经》包括六种义法,其中“风”为六义之首,是以文感化他人和表达自身情感的根本。抒发情感,从“风”入手,而在推敲辞句的时候,“骨”为首要。所以“骨”对于文章的辞句来说,就像骨骼对人体的作用;而“风”对于文章的情感表达来说,就像血气对于人体的作用。所以,在文艺批评的理论中我们可以将“风骨”一词简单地理解为一篇文章情感抒发的方式和辞藻方法的运用。

  其次,“风骨”一词也用于形容某个人的精神风貌和性格特点,并带有一种褒义顽强的刚正的色彩。二十四史《晋书·赫连勃勃载记》中,有这样一种表达,“然其器识高爽,风骨魁奇,姚兴覩之而醉心,宋祖闻之而动色”[3],该词在原文中用于形容人的精神气质和精神风貌;而在《北齐书·武成十二王传论》中,唐代史学家李百药这样写道,“文襄诸子,咸有风骨”[4],“风骨”一词开始具备一种褒义的顽强刚正的色彩。

  在对文献总结的基础上,将“风骨”一词从文艺批评的范畴化用到对人的评价上,其基本含义可以包含以下内容:即一个人所具备的积极向上的精神品质和性格特点,以及在此品质和特点指导下参与社会生活的方法和原则。
 

宋代文人家国情怀对当前爱国主义教育的启迪
 

  二、宋代文人风骨的具体特质及其形成原因

  两宋时期,由于国家政治制度和人才选拔制度的变化,文人在政治中的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加之受到国内发展情况的变化和国外少数民族的威胁,文人所代表的士大夫群体表现出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强烈的特殊精神风骨。

  (一)宋代文人风骨的基本特质

  首先,对国家的真切热爱。宋代文人群体的这一精神特质主要体现在其流传后世的爱国诗词之中。两宋时期,是爱国主义诗词创作的高峰期,抒发爱国主义情感的诗词无论是创作质量和创作数量,都达到历代王朝之最。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全宋诗》中,总计收录诗歌二十余万首,涉及宋代诗人九千余位。其中直抒胸臆表达爱国情感,描写边塞风光欲为国建功,描写祖国山川河流抒发溢美之词,以及关心民生疾苦、描写底层人民生活的各类爱国诗歌,占据了这一诗集的大半篇幅;另外,这些爱国主义诗词被传颂至今,折射出宋代文人群体爱国主义诗词较高的创作水平。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当属陆游、文天祥、范仲淹、苏轼等人。陆游的爱国主义情怀广为后世所称颂,其爱国主义诗歌也是可歌可泣的。其绝笔诗《示儿》表达了对于国家的一片丹心:“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即使身死也盼望国家的统一,待有山河恢复的一日,嘱托后代不要忘记在祭奠之时告诉自己。而文天祥则通过悲壮的风格抒发自身的爱国之情,其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表达了愿以死明志的信念;更有“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罢休”的诗句,抒发了对于国家的真切情感。除此之外,范仲淹留下的《渔家傲·秋思》作为北宋边塞诗的代表,通过对塞下秋景长烟落日和边塞孤城的描写,表达了为国戍边的赤子之心。作为大文豪的苏轼,也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诗句描写西子湖畔动人美景,并借对大好河山的赞誉表达自己的爱国之志。两宋文人群体留给后世的万余首爱国主义诗篇,正是两宋文人对国家真切热爱这一精神特质的最真实彰显。也正是两宋文人这一精神风骨,催生了宋代爱国主义诗歌创作的高潮期。

  其次,拥有远大的理想抱负。这里的理想抱负特指将个人的小我与国家和民族的大我相结合,追求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相统一的高层次目标。也就是说,宋代文人群体不只长于诗词歌赋,不只空谈爱国,而是将这种情怀转化为自身的奋斗目标和行为准则。两宋时期,大部分的文人对于国家发展和改善社会现状皆有自身的理想和目标。总结起来大致分为两类:一类希望通过改革兴利除弊,实现国家的富国强兵;另一类希望报效疆场抵抗外族入侵。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如改革家王安石、范仲淹等人。王安石生活在北宋神宗年间,曾官居宰相,可说是当时的文人之首,其主导的变法虽未成功但也盛极一时,诗句“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表达了希望通过改革来实现富国强兵的理想抱负。而范仲淹则更是立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大志,以解决天下人之忧为自己之乐。除此之外,希望以报效疆场实现自身理想抱负的文人以苏轼和辛弃疾为代表。苏轼曾在《江城子·密州出猎》中谈到自己“西北望,射天狼”的愿望,而辛弃疾更欲“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再次,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勇于担当、勇于负责,是传统儒家思想对于文人的基本要求。《大学》有言:古之欲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无论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本质含义都是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的体现,都是对自己负责、对家庭负责,以至更深层次地对国家和社会有所担当。这种责任和担当意识在国家和社会层面表现得尤为突出,在两宋期间历代改革家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两宋时期,国家面临“三冗”(冗兵、冗官和冗费)问题的困扰,经济文化各项指标发展虽达到历史上的较高水平,但国家整体上只是实现了富起来,并没有走向强起来。基于此,两宋文人群体中不乏仁人志士希望通过变革以报效国家,然而改革势必会损害原有体系中的既得利益者。但两宋时期的文人群体敢于向利益固化的藩篱发起挑战,这种精神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种忧国忧民的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除此之外,宋代历经319年时间,具有代表性的改革家包括王安石、范仲淹、司马光、苏洵、苏轼、李觏、贾似道等十余位,数量超过古代中国任何一个朝代。这些改革家虽然在政见上各有不同,其改革措施也各有得失,但其本心皆是出于对国家和社会发展的思虑,希望以一己之力推动国家走向大治。传统儒家思想的熏陶以及自身所处的国家发展现状,决定了宋代文人群体展现出超于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文人的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而这样的精神风骨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家国情怀是基本相符的。

  (二)宋代文人风骨形成的原因

  首先,两宋时期,文人在政治中的地位较其他时期有了显着提高。宋代开国之君赵匡胤依靠陈桥兵变“杯酒释兵权”得以建国。基于此,宋太祖在建构国家政治体制的基本原则是重文轻武,提倡与士大夫治天下,并将“不得杀士大夫与上书言事之人”的训诫镌刻为碑文,时刻警示宋朝的后继之君。同时,两宋时期科举取士,偏重于文人群体。科举制度始于隋唐,唐代每年的进士取士人数基本保持在二三十人左右,最多可达七十人,而两宋时期科举取士的人数远远高于唐代。据初步统计,北宋时期总计科举人数69次,合计取士达35612人,而南宋时期每年进士人数约为450人,这个数字远高于隋唐时期科举取士人数的总和。两宋时期统治者对于文人群体的重视以及在政策方面给予的优待,提高了文人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这也大大激发了文人群体对于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感;同时传统儒家思想对于文人群体“修齐治平”的基本要求,则更加激发了宋代文人精神世界中家国情怀风骨的形成。

  其次,宋代面临的特殊发展现状激发了文人群体家国情怀之精神风骨的形成。两宋时期,国家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达到了封建社会的巅峰状态。史学家陈寅恪称: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根据数据记载,以1990年的美元为基准,宋初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450美元,到宋末达到600美元,而同期欧洲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则仅为422美元。虽然两宋时期经济文化得到快速发展,但是两宋时期却频繁受到外族的侵扰。北宋时期有辽、西夏、金三国,北宋政权为金所灭,遭遇靖康之耻,徽、钦二帝被俘;南宋时期有金和蒙古两国,虽偏安一隅但终为元所灭。国家虽富庶却屡遭耻辱,在这样一种发展现状之下,两宋时期文人群体的爱国情感、理想抱负以及责任担当均被激发出来。

  三、宋代文人家国情怀对当代青年爱国主义教育的启示

  宋代作为中国古代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巅峰时期,其文人群体在促进、支撑宋代社会稳定、发展上均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当代中国发展,其所依赖的重要力量则来自青年群体。青年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力量,是一切事业的继承者。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提到:“青年将全过程参与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现在高校学习的大学生都是20岁左右,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很多人还不到30岁;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时,很多人还不到60岁。”[5]因此,当代青年人有必要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营养,学习和培育两宋时期文人群体所具备的家国情怀,培养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家国情怀、报国之志和效国之能。

  (一)当代青年家国情怀形成面临的问题

  首先,当前社会意识形态斗争日益复杂。随着时代的发展,意识形态的斗争从直接地、显性的形式逐渐转变为间接、隐性的形式。敌对势力以所谓科普性、真实性观点间接歪曲党和国家形象,实际行历史虚无主义和伪科学之实;以所谓人民性和民主性的观点丑化政府政策,实际行民粹主义之实,破坏社会稳定损害人民利益;以所谓的文化和宗教之名冲击传统的文化和道德,实际上进行自身价值观的输出。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和新媒体的快速发展,上述信息以网络为载体,在虚拟世界中快速蔓延,增加了其不可控性。而青年正处于生理和心理上的不成熟期,在上述因素的影响之下,极易对国家的历史和发展的现实产生误解,从而降低爱国情感、消弭责任担当,人生目标也更加趋于自我。据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0-39岁的网民占整体网民数量的67.8%,青年群体已成为互联网使用的主要群体,这日益加深了非主流意识形态对于青年群体精神世界的侵蚀。

  与当代国与国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相比,两宋时期,国内不同政治集团代表的阶层利益不同和治国理念存在差异,宋朝与北方少数民族政权之间也存在矛盾,所以意识形态斗争虽然存在,但较为简单化。一些非主流意识形态思想的传播范围和传播速度有限,远没有当代青年所面临的意识形态斗争之复杂。

  其次,当代青年群体教育效果弱化,尤其是思想政治教育效果弱化。思想政治教育兼含培育国家情感、责任担当意识以及理想信念等符合家国情怀一切内涵的教育内容。据教育部2019年发布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高等教育在校人数占18—22岁适龄人口比例在2018年已达48.1%,2019年将超过50%,即将达到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因此,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已成为当代青年群体树立正确的人生理想、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主要手段。但当前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受社会风气、教学模式以及教学内容等因素的影响,教育效果明显弱化。其一,从全社会的大环境来看,近年来马克思主义在实际工作和某些领域中面临被边缘化、空泛化和标签化的问题,高校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在大环境的裹挟下其理论自信一定程度会受到消极影响,其授课的过程存在形式化的问题,而以大学生为主体的青年群体,也是一定社会化的人群,或多或少会受到此种风气的影响,教育效果必定会弱化;其二,当前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以灌输式教学为主,大部分缺乏实践环节,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学生产生厌倦心理,影响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育效果,且学生学习思政课程合格与否的标准是课程分数,而分数并非是是否树立正确世界观的标准,可能出现分数合格但思想不合格的情况,这也是思想政治理论课教育效果弱化的表现;其三,当前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内容与青年群体的思想实际在一定程度上脱节,青年群体接受的程度较低,这也是弱化思想政治理论课效果的重要表现之一。

  两宋时期,儒家思想家国同构的教育内容不仅是文人士大夫取仕的必修课,同时是日常生活的行为规范,其教育效果远强于当前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课。所以,思想政治教育效果的弱化,对于当代青年家国情怀的培育有一定消极影响。

  再者,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及不断加深的开放程度,导致不良社会风气与思潮消磨青年的责任意识。改革开放40余年以来,我国经济总量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属于高速增长阶段,国内生产总值40年内增长了33.5倍,这一阶段的发展速度远高于两宋时期。在高速发展之下,社会浮躁之风兴起,功利主义和享乐主义迅速蔓延。与此同时,在对外开放的背景之下,国外某些消极思潮对青年群体造成的冲击,促使极端个人主义初现端倪。这些不良思潮的蔓延导致青年的爱国情感下降,对国家之事漠不关心;理想信念和责任担当意识缺位,只追求自身的逐利,对国家的大我和自身小我的辩证关系认识不足。

  (二)当代青年家国情怀的培育与爱国主义教育融合的路径

  家国情怀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特质之一,两宋时期的文人在国家情感、理想抱负和责任担当方面具有区别于其他时期的显着特点,这些精神风骨对于当代青年家国情怀的培养,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首先,增强青年群体对国家情感的培育力度。两宋时期,文人群体通晓国家的繁荣之所在,更明白国家发展积贫积弱之隐患,在此基础上对国家产生真切的情感,并主要通过诗词的形式赞河山之绚烂、叹民生之疾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宋时期的诗词不仅仅是文人群体表达自身爱国情感的载体,更是一种宣扬爱国主义情怀,方便社会成员了解国家大事的传媒方式。当代青年群体的爱国情感的培育,一方面要加强青年群体历史学习热情,同时还要借助青年群体喜闻乐见的载体进行爱国情感培育和表达。了解国家发展的历史是形成爱国情感的重要途径。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中华文明是唯一一个未间断过的文明,以儒家思想为内核的传统文化从未消亡,这些都是其他文明以及古国无法达到的。古代社会,中国的发展长期领先于世界,根据维基百科的整理,古代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长期在百分之二十以上,其中宋代对于当时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率达到巅峰的百分之八十。因此,对于国家辉煌历史的了解,以及当今最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时期的时代环境,极易激发青年群体的爱国热情以及家国责任。青年人作为互联网的最大使用群体,虚拟的网络世界实际上发挥着两宋时期诗词的载体作用,互联网平台既是青年群体表达自身情感的载体,也是对青年人进行培育和教化的载体。因此,培育当代青年群体的爱国情感需要通过互联网技术,以青年群体所易于接受的方式来进行。例如近期微信公众号中各高校积极响应的“我和我的祖国”快闪活动,微博中“我是五星红旗护旗手”活动,以及抖音等短视频软件中逐步增多的爱国主义视频,都是互联网新媒体之下被青年群体乐于接受的表达爱国情感的方式。当今时代下,互联网信息技术之下形成的社交软件、即时通讯软件以及各种短视频软件和直播软件,青年群体占据较大的使用比例,同时这些软件也正在成为培养青年爱国情怀和青年群体表达爱国情感的阵地。

  其次,不断引导青年群体立鸿鹄之志。两宋文人的理想抱负植根于儒家“修齐治平”的传统教化。当代青年群体立鸿鹄志,不仅要效法宋代文人群体立足于以实际行动解决国家发展的困境,更要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引导青年群体立志,形成坚定的理想信念,首先需要不断发挥思政课教师的主观能动性,推进思政课改革,形成强大的教育合力,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办好思想政治教育理论课的关键在教师,关键在于发挥教师的积极性、理论性和创造性”,而“推进思想政治理论课改革创新,要不断增强思政课的思想性、理论性和亲和力、针对性”。[6]其次,要充分发挥协同育人的作用。引导青年群体树立坚定的理想信念,形成强大的家国情怀,从来都不只是学校和教师一方的责任。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以身作则,纠正社会风气中的不良因素;作为社会环境中的最小组织的家庭,其成员要努力形成健康的家风和家庭环境,以正确的人生目标和健康的生活方式潜移默化地实施影响。

  再次,提升对青年群体的关心、关爱及关注度。两宋时期,文人地位的提高正是得益于统治集团对其关心关注程度的提升,从而激发其家国的责任意识。相反,对某一群体关注度不够,导致这一群体生活、工作遭遇瓶颈,势必会引发不满甚至反抗,尤其是青年群体。近期由部分香港青年发起的激进示威活动,其根源除了回归后青年群体家国情怀教育的缺失,青年群体自身发展及提升之路不畅,特区政府对其关爱、关注不够也是主要因素之一。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的讲话中说:“我们要真情关心青年、关爱青年,作青年工作的热心人。”[7]当代青年群体易受到不良风气和思潮的影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身现实生活的压力无处解决和宣泄。因此,帮助青年群体解决自身在求职、婚恋、赡养老人以及子女教育等方面的烦心事和操心事,青年被消弭的责任意识会在一定程度上逐渐得以重塑。习近平总书记还强调:“我们要悉心教育青年、引导青年,作青年群众的引路人,青年要顺利的成才成长,就像幼苗需要精心培育,该培土时要培土,该浇水时要浇水,该施肥时要施肥,该打药时要打药,该整枝时要整枝。”[7]相信在各个教育主体不断关心和引导之下,青年群体必能激发出超越于两宋文人群体的担当勇气,成为国家发展的中流砥柱。

  今日之中国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虽未有如两宋时期辽金的犯境侵扰,国际环境亦是复杂多变。当代青年应努力实现大我与小我相结合,提升精神风骨,锻造家国情怀,担负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使命。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2019年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EB/OL].(2019-02-04)[2019-05-23]. http://www. xinhuanet. com//mrdx/2019-02/04/c_137798121. htm.
  [2]王志斌.文心雕龙[M].北京:中华书局,2012:260.
  [3] 房玄龄.晋书[M].北京:中华书局,2015:3201.
  [4] 李百药.北齐书[M].北京:中华书局,2016:159.
  [5] 习近平.观看北大师生纪念五四运动95周年青春诗会的讲话[EB/OL].(2014-05-05)[2019-05-23]. http://www. china. com. cn/news/2014-05/05/content_32283223. htm.
  [6] 习近平.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的讲话[EB/OL].(2019-03-18)[2019-05-23]. http://www. moe. gov. cn/jyb_xwfb/gzdt_gzdt/201903/t20190318_373973. html.
  [7] 习近平.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EB/OL].(2019-04-30)[2019-05-23]. http://www. xinhuanet. com//politics/2019-04/30/c_1124440193. htm.

相关文章推荐
我要代写